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烧脑派  >  灵异  >  抬棺人  >  第18章:吃脑怪

第18章:吃脑怪

2178 2019-04-15 10:56:22

我对此一窍不通,只能在旁边默默的看着,偶尔打打下手,香案摆好,父女两个人拿出了好多个罗盘红线在地上又是勘测又是拉线的,足足忙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,马思远的目光也定格在了对面的山上。

“对面山上?”马红菱急迫的问道。

马思远脸色凝重的点点头。

看着对面的山马红菱吐了一口黑气,对面是十万大山山脉,山峦叠嶂起伏连绵好几十里,想找一个布煞口那无异于大海捞针,

“这是映照煞,一般都是直线的。”马思远一指对面的三座山峰:“应该就在这三座山峰之中,明天我们过去找找看。”

“也只有这样了…”

话犹未了,马红菱突然发出一声惊呼:“地上怎么这么多血?”

我一看原来是我的右手伤口又在流血。

马思远发现以后连忙过来看了一眼我的伤口,脸上的神色比刚才还要严重许多,重叹了一口气:“先回去再说。”

“你们先行一步,我去清洗清洗。”

到了山脚的溪水下,我认真的清洗了伤口,顺手还吸食了一些能量补充,叫出了陈方,让她去查找布煞口。

一切交代完毕,我准备往回走,突然,清晰的溪水里飘过来了一条没有头的小鱼,只是看一眼我没有太大在意,刚想离开,水中又出现了一条,两条、三条、一大群死鱼,而且是没有头的在水中浮浮沉沉飘飘荡荡,从我眼前流走了。

怎么这么奇怪?

心中一念闪过,看了一眼时间时间才早,这种鱼种叫金线鲃,算是本地一种珍贵的本地鱼种,传说还是个保护动物,这一下子死了这么多,一时好奇,我干脆朔溪而上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原因。

往上走了10来米又发现好几条金线鲃的尸体,有一些新鲜的,有一些死了好像有段时间了,已经即将腐烂,共同的特点是小鱼的头都不见了。

什么鬼?

朔溪而上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,来到了山脚下的一个溶洞前,溪水就是从这里流出,洞口还发现了好多条腐烂的金线鲃的尸体。

“怎么这么奇怪?”

溶洞洞口很大,可以允许我正常走入,往里面看了一眼,打开手机小电筒我就往里走,涉水找了一小会,突然一股腥臭味传来,腐烂的鱼臭味,我捂着鼻子继续往前,穿过了一片小水域,前面出现了一小片沙滩,小沙滩上隐隐约约看见很多小鱼的尸体。

我进去勘探了一下,也没发现源头,呆了一小会就先离开了。

回到房里,我刚刚坐下,马思远走了进来,打了声招呼直接就坐到了我床对面的沙发上。

“我们爷俩有空聊聊天。”

“师伯请说!”

“就聊聊你的伤。”马思远抿了一口水:“这两天我想了想,想到了两种方式,第一相辅相成,你的伤是阴气造成,按照原理如果不停的给它补充阴气,也许行得通。”

陈方也这么说过,我默默点点头。

“另一种方法,相生相克,寻找强大的阳气把它压制或者消除。”

我继续点着头也认同这种方式。

“强大的阳气这个要去什么地方寻找?”

马思远稍作沉思:“来自人体的阳气,估计没办法抵消你身上的阴气,只能借助外界的力量,比如自然的阳光,或者雷电之力。”

要被雷劈的节奏?

“自然的阳光现在看来对你的作用也不大,估计得重新加工或者合成才行,不过,这种技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。”

收集阳光把我烧烤了吗?不过,这还真是一个方向,虽然一时之间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,但是,至少这种思路应该是行得通的。

对我来说是一种希望,尽管渺小遥不可及。

“多谢师伯。”

“我和你父亲商量了一下,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回甘肃,那边古墓众多,更容易找到阴气重的明器,机会更大。”

我抬头看了对方一眼,嘴唇动了动:“多谢师叔,我想想。”

马思远点头向前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放心吧,你不会有事的,”稍作停顿:“我听红菱说,你身边还另有高人,这个…”

马思远故作停顿看着我的表情。

“我们是从深圳认识的,我受伤期间她一直在帮助我,应该不是什么歹毒之人,有机会我介绍师伯你们认识认识。”

“好,人多力量大,”马思远再一次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那你先休息,我去和你爸聊聊天。”

“多谢师伯。”

马思远刚刚离开,窗外突然人影一闪,马红菱鬼鬼祟祟的从窗户外面跳了进来,我刚想问她要干什么,她连连做着噤声的动作。

“搞什么你?”

“重大消息,你们这个地方出现了吃脑怪。”,

“什么玩意?”

“刚才街口人家的一只羊,整个脑浆被东西吃掉了,”说到这里马红菱很夸张的一个哆嗦:“以前听说广西有僵尸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别打搅我睡觉。”

“你不信我现在带你去看看。”

吃脑怪,这个词划过了我的脑海,冷不丁的我想起了那些金线鲃,人顿时坐直了身体,一招手:“出发!”

我们两个人从窗户溜了出去,直奔东街我远房三婶婶家,一说明来意,三婶婶指着山下说那一只羊头已经丢到山脚下了,羊肉还在锅里炖着,还千叮咛万嘱咐我们晚一点上来吃羊肉,如此强大的吃货精神我也是默默点赞的…

在山脚下一处芭蕉根,终于找到了那一个丢弃的羊头,羊头还很新鲜,就是脑壳中间的地方,好像被什么东西咬开了,里面的脑组织已经被掏空。

嘶!此情此景,我不由自主的抽了一口冷气,马红菱却蹲在地上双手举着两个羊角,换个角度盯着那只羊头看。

这个妞的胆量我也是服…

“你发现没有?”

“发现什么?”

“你看这个切口,”马红菱直接把羊头塞进了我的手里:“这个切口很粗糙,好像是一点一点咬出来的,我猜想这个凶手个头一定不大。”

“那它怎么把这只羊制服了。”

马红菱一时语塞,仿佛被我问住了,摇摇头一笑:“反正你看这个缺口,不但粗糙,像是用牙齿,很细很细的牙齿一点一点的咬的,里面还有很多骨头渣渣。”

我伸手摸了摸,果然还真是…但是,如果凶手比这头羊还小,那怎么把这头羊制服了?

而且,是专门把脑组织给吃掉了,

难道还真有僵尸?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