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最强赘婿  >  第27章 仿金琉璃雕花瓷瓶

第27章 仿金琉璃雕花瓷瓶

2099 2019-04-29 09:04:07

 高阳说着,顺势松开了拿着方尊的手,小方尊掉在地上发出了“叮叮”的脆响。

  

  众人听了为之惊叹,世上居然有如此清幽的响声,令人心旷神怡。

  高阳捡起方尊放到了茶桌上继续说道。

  

  “其次,流纹方尊的尊口尊脚高低设计也是令人瞠目的。”

  

  高阳用手比划着方尊尊口和尊脚线条的走向,左高右低,两条平行的波纹设计呈现了出来。

  

  “之所以高低不齐,是它的设计与普通的方尊截然不同,左口偏上,右口偏下,左脚偏高,右脚偏低。怎么看都觉得这种方尊都倒不进多少的水,但是你们看……”

  

  高阳随即拿起了桌上的茶壶,开始向方尊里面倾倒,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,高阳把茶壶中的水全都倒进了方尊里。

  

  “若不加以实践,表象是会欺骗眼睛的。”

  

  高阳话音一落,众人齐声鼓掌,决口称赞。

  

  “高先生,妙啊!妙啊!不愧是真正的鉴宝大师啊。”

  

  “高先生,您的这一番解说真的绝了,咱们话不多说,您开个价吧!”

  

  “老邢,你可能不这样啊!高先生,只要您开口,多少钱我都出!”

  

  几位客人手中都紧紧拿着好几样高阳带来的古董,生怕被其他客人抢走了。

  

  方苏鹤看着高阳,笑容已经掩盖不住的流露了出来,转头看了一眼被众人挤在了一边的秦铭远,笑着摇了摇头,随后便将目光又转回了高阳身上。

  

  一众客人又拉着高阳讲解了其他的古董,纷纷让高阳开价,当即付款。

  

  短短的一下午,几位客人便将高阳的所有古董抢买了一空,手机支付到账的声音响个不停。

  

  方苏鹤老先生送走了客人之后,高阳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,抱着一壶水牛饮起来,将水一饮而尽。

  

  高阳长长的舒了一口,这一下午,他的嘴可没闲着啊。

  

  再说唐贝贝去哪了呢?就在高阳一通行云流水的时候,唐贝贝在一边目瞪口呆,就连他自己都已经忍不住想在那一堆古董中挑来几样买下来了。

  

  方苏鹤慈眉善目的走了过来。

  

  “高先生,今天的讲解真是精彩无比啊,能让这几位客人像抢购打折商品一般,不得不说,高先生是货真价实的大师啊!”

  

  方苏鹤的一番赞扬让高阳有些不好意思了,但又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。

  

  于是高阳轻轻一点头,笑着说。

  

  “方老先生您真的过奖了,高某还应该多多感谢老先生的帮助才是啊,不然,就算我有再高的本事,也是无用呀。”

  

  方苏鹤哈哈一笑,走到高阳近前,拍了拍高阳的肩膀笑道。

  

  “高先生过谦了啊,老头子我能帮到你才是我的荣幸啊!”

  

  方苏鹤似乎想到了什么,有些激动的对高阳说。

  

  “对了高先生,正巧我有一事相求,我昨天刚刚得到一件宝贝,可否麻烦高先生帮老头子我鉴赏鉴赏?”

  

  高阳还没等方苏鹤说完话,就连忙答应了下来。

  

  “方老先生您这就见外了,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?您的事就是我的事,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,何谈求我啊?”

  

  方苏鹤也没犹豫,径直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里。

  

  不出片刻,方苏鹤抱着一个雕金丝花彩绘瓷瓶从办公室里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,双手都戴着手套。

  

  “高先生,您过目一下。”

  

  方苏鹤抱着瓷瓶,递到了高阳面前,但似乎并没有要让高阳接过去的意思。

  

  高阳自然心领神会,随即双眼一眨,开启了鉴字决。

  

  高阳上前定睛一看,眼前的鉴字诀立刻显现出来。

  

  仿金琉璃雕花瓷瓶,赝品,出产日期2017年3月,出产地河南洛阳。

  

  高阳看完之后,不住的摇头苦笑,难得方苏鹤把它当个宝贝一样抱出来,都不舍得让自己过手。

  

  “方老先生,您这宝贝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  

  方苏鹤并没有注意到高阳的举动,以为高阳是在为这瓷瓶的工艺而惊异,依旧满心欢喜的抱着他的宝贝瓷瓶。

  

  “这是我的一个好友卖给我的,老头子我也是受之有愧啊,若不是他近来急需用钱,这宝贝怕是也不会仅八千万买给我啊。”

  

  高阳顿时震惊了。

  

  “八千万?方老,就这么一个小瓷瓶他要八千万?”

  

  “对啊?莫非高先生看出我这瓷瓶有什么瑕疵了吗?”

  

  方苏鹤有些疑惑地看着高阳。

  

  “方老先生,不是我说,您这宝贝……”

  

  高阳顿了顿,有点犹豫的看着方苏鹤,害怕会打击到他。

  

  “高先生,但说无妨。”

  

  “方老,我跟您说实话,您也别激动,其实,这个瓷瓶……是个赝品。”

  

  在高阳停顿的那一下,他其实很想说这个瓷瓶一文不值。

  

  方苏鹤感觉自己如雷贯耳一般,虽然他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却没有想到,这个瓷瓶竟然会是个假的。

  

  “什么?高先生,这……”

  

  方苏鹤险些晕倒过去,若不是高阳搀了他一把,方苏鹤已经瘫倒在地了。

  

  高阳有些过意不去,但这件事如果不告诉方苏鹤的话,又很对不起方老先生对自己的帮扶。

  

  “方老,您先别急着难过,莫不如将你这位好友先叫过来,我替您当面讨回公道。”

  

  方苏鹤缓了缓神,他现在是又气又急,将瓷瓶丢在一边的桌上,赶忙将电话打了过去。

  

  这通电话,如果换做是高阳来打,他一定会找其他的理由让那个人先过来,之后再跟他算账。

  

  但方苏鹤不同,一位身份高贵的老资本家,并不缺那几千万,只是他痛恨欺骗自己的人。

  

  方苏鹤当机立断的叫他的那位好友过来,和他说了瓷瓶是假的的事情。

  

  那个人自然还算讲些道义,电话打完之后,不到一个小时,方苏鹤的那位好友便赶了过来,在他的身边还跟了一个人。

  

  “方老,您居然会怀疑我!”

  

  来人一进门,高阳就看到那个人一脸的横肉上挂满了傲气,全身带着各种文玩玉坠,身穿白色衬衣黄色外衫,手上还盘着一串透红发亮的金刚手串,像极了算命大仙。

  

  高阳见势,这不是来理论的,分明是在砸场子的。

  

  高阳冷“哼”了一声,还没等方苏鹤作声,从桌子上抄起瓷瓶,顺势扔到了来人的脚下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