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最强赘婿  >  第29章 二十一点

第29章 二十一点

2122 2019-04-30 09:06:17

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,高阳开车带着唐贝贝来到了百乐门,这次进门没有人再敢阻拦高阳了。

  

  高阳也没惯着,伸手抓过来一个保安质问道。

  

  “哎!你们老板在哪呢?叫他出来!告诉他,高爷爷我来还钱了,让他在上次动手的地方等我,敢耽误爷爷的时间,小心我拿你们这群杂碎练手!”

  

  说完,高阳把保安往旁边一推,带着唐贝贝径直走了进去。

  

  电梯门一开,高阳迈着四方步走进了赌场大厅。

  

  经过上次的事情,唐贝贝心里也算是有了底,跟在高阳左侧偏后的位置,昂首阔步的走着。

  

  高阳打量了一下,在大厅的四周,高阳明显发现那些黑衣保镖比上次的多了一倍。

  

  高阳心里暗笑道,好你个李成阳,次次都是你跟我作对,想靠人海战术压制我?你太天真了!

  

  走到大厅的中间,也就是之前高阳救下唐贝贝的地方,在地毯上,高阳还能依稀的看见唐贝贝被按在地上时留得血迹。

  

  李成阳此时就端坐在一个空闲的赌桌前,脸上贴着纱布。

  

  高阳左右看了看,没好气的问李成阳。

  

  “哎,那个白老板他人呢?老子来还钱了,让他出来见我!”

  

  李成阳也没生气,笑呵呵的说。

  

  “白哥有重要的事请要去忙,你欠的钱由我来代收,你直接把钱给我就行。”

  

  高阳二话没说把钱发给了李成阳,欠账还清,高阳调头走人。

  

  李成阳见高阳要走,立刻叫住了高阳。

  

  “等一下!”

  

  高阳不耐烦的回头瞪着李成阳问道。

  

  “钱老子我还完了,还有什么事吗?怎么?还要动刀子?”

  

  唐贝贝一听,不禁摸了摸自己的手,若不是高阳及时出手救了自己,怕是现在已经是个残废了。

  

  “动刀子?不不不,怎么可能动刀子呢?昨天我也只是想吓唬你们一下,谁成想高先生当真了呢?我的脸上不也被高先生打伤了吗。”

  

  高阳一听到李成阳说话,就恨不得在他另一半脸上补一脚,这混蛋不仅阴险狡诈,说话还冷嘲热讽的。

  

  高阳也没让着他,果断回敬了李成阳一句。

  

  “那,李副总,哦不对,现在应该叫你李先生,你已经不再是公司的副总了。难不成,你想要我赔偿你医药费?”

  

  听完这句话,李成阳的整张脸几乎都扭曲了,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得那么愤怒。

  

  唐贝贝也没含糊,又补了一句。

  

  “老大,他要是想要医药费,我替你出了!反正也不值几个钱。”

  

  “够了!”

  

  李成阳大吼了一声,随后平复了一下,依旧满脸陪笑地说。

  “高先生,我也没有别的意思,既然大老远的来了,为什么要急着走呢?何不留下来赌一把?你难道不想把那一千万赢回来吗?”

  高阳压根没把那一千万当回事,只要哥愿意,分分钟的事,犯得着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吗?

  高阳摆摆手,不屑的看着李成阳说。

  “就你那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技术,和那些新手玩玩还凑合,跟我赌?我怕你输的连兜裆布都剩不下。”

  李成阳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说。

  “唉,吹牛B谁都会!少装出一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样子,我看你不是不想跟我赌,而是不敢吧!怂了就说怂了!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干嘛?”

  李成阳的这句话直接激怒了高阳,唐贝贝见高阳要上套,赶紧拉住高阳。

  “老大,不能和他赌啊!他这是在激你呀!”

  高阳嘴角微微翘起,拍了拍唐贝贝说。

  “胖子,哥不是不敢跟他赌,是没心情和他浪费时间,既然他自找没趣,我就给他点教训,看好了,看哥是怎么赢得他光屁股走的!”

  说完,高阳走到赌桌前坐了下来,就像在自己家一样,后背倚在座椅靠背上,双腿搭在赌桌上。

  “说吧,赌点什么!”

  李成阳笑了笑,冲着站在赌桌边的服务生打了个响指。

  服务生拿出了一副扑克牌,当着高阳的面洗开了牌,扑克拍打在一起发出“哗哗”的声音。

  “不赌别的,我们就赌二十一点。”

  “规则很简单,一共五十二张牌……”

  高阳伸出手挡在了李成阳面前。

  “规则我懂,废话少说,开始吧!”

  高阳打了个响指,把手机递给了另一个服务生。

  “服务生,这里有二百万,全部换成筹码,那边那位唐先生知道密码。”

  服务生接过手机,稍稍鞠躬,走向了唐贝贝。

  起手两人各发两张牌,两人的牌都是明牌,高阳的两张牌分别是一张9和一张10,而李成阳的牌则是一张7和一张5.

  李成阳看着高阳的牌,心里偷笑着。

  如果这小子还敢叫牌,那就必然会爆,只要我保证超过19点且不爆就必赢!

  李成阳倒是想的很美,冲着发牌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,敲了敲桌子。

  在赌场里,敲桌子就代表着继续要牌,摆手则代表不再要牌了。

  服务生给李成阳推了张牌,李成阳拿起牌,是一张8,他心中暗喜,随后摆了摆手。

  轮到高阳了,高阳自然知道这里面有诈,于是紧紧地盯着发牌的服务生的手。

  高阳轻轻敲了敲桌子,他一眼就看出服务生要捣鬼,在发牌前的一瞬间,高阳将手中的10一弹,扑克牌径直的扎在了服务生面前的桌台上。

  高阳清了清嗓子说:“你难道不是应该给我最上面的那张吗?”

  服务生看着深深扎进桌子里的牌,颤抖着将最上面的牌推给了高阳。

  李成阳还在为自己的手牌而窃喜,并没有在意。

  而高阳拿到牌,皱了皱眉,又敲了敲桌子。

  这可把李成阳开心坏了,点数都已经19了,上一张牌即使是A,这次也必然会爆,于是将自己所有的筹码推了进去。

  这时,高阳也摆了摆手,同时示意服务生把桌上的10还给自己。

  李成阳最先亮出了自己的牌,咧嘴笑道。

  “抱歉了高先生,我二十点。”

  高阳斟酌了一下,慢慢将后发的两张牌翻了过来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两张A,二十一点!”

  李成阳顿时呆住了,他没想到,高阳居然会抽到两张A。

  服务生颤巍巍的将所有筹码推到了高阳面前,高阳站起身来,让服务生全部换成现金,转身要走。

  就在这时,白老板带着一群人来到了赌桌前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