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最强赘婿  >  第17章 王羲之的字帖

第17章 王羲之的字帖

2092 2019-04-26 09:30:33

经过这次临危救下飞机和教练员之后,高阳在学院的自由度就高了许多。这天,唐金阳和方苏鹤找高阳,高阳直接给教练打了个招呼就去了古德斋。

到了古德斋,唐金阳和方苏鹤早就在那等着,一见到高阳,二老忙迎了出来,还有一个穿着唐装,千层底布鞋的银发老者一直在坐着喝茶。

高阳瞟了一眼那银发老者,唐金阳忙道:“高先生,我给你引荐一下,这位是国学大师秦铭远。一副好眼力在咱们行里可是远近驰名的。”

高阳笑道:“我可不是你们古董行的,我是餐饮业的。”

方苏鹤哈哈大笑道:“高先生说笑了。”

“秦大师,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位少年英才,高阳高先生。”唐金阳笑呵呵介绍道。

高阳伸出手客气道:“唐老谬赞了,我也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。”

秦铭远抬了抬眼皮上下打量了一眼高阳,道:“唐老,方老,古董行里东西有好有坏,容易打眼。做人也是一样,有些人故作高深,可别打眼了。”

高阳皱眉看着秦铭远,尴尬的收回手。暗道这老头子莫不是在说自己,明明是他故作高深好不好?

唐金阳呵呵道:“秦大师说话风趣,高先生不要介意啊。”

秦铭远见唐金阳和方苏鹤对高阳这个毛头小子十分信服,不由得哼了一声,想让高阳这小子折折面子。

“唐老,不是有藏宝要大家欣赏吗?何不现在拿出来?”秦铭远道。

唐金阳恍然道:“我差点把正事忘了。”说着,唐金阳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个锦盒。

秦铭远伸手去接,唐金阳却直接递给了高阳,笑道:“还请高先生掌掌眼。”

“哼。”秦铭远被晾在一边,不由得暗哼了一声,不敢对唐金阳发火,却怨恨的看了高阳一眼。

高阳接过锦盒,一股温润气息立刻传来,让人通体舒畅。他打开锦盒,一方泛黄古玉映入眼帘。

高阳拿起古玉,出手温热,古玉中蕴含能量顺着高阳筋脉立刻流入体内。高阳闭目养神,充分吸收接纳着这一股天然灵气。

“高先生?”唐金阳和方苏鹤看高阳闭目养神,不禁面面相觑。

秦铭远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故弄玄虚。”

几分钟后,高阳已经将玉石中的灵气全部吸收,立刻感觉到耳聪目明,浑身轻盈。再看九宝仙缘,鉴字诀居然已经到达了5级。

“新疆和田羊脂白玉,产自和田,为元末顺帝随身携带,后明军逼近大都,元顺帝北逃上都,路过捕鱼儿海丢失。”

高阳感受着鉴字诀给出的种种信息,如何丢失,辗转多久到了今天,全部都详细记录。

高阳按捺住心中狂喜,把古玉放进锦盒,道:“这是当年元顺帝贴身之物,新疆和田羊脂白玉,为和田玉中的最上品。”

“元顺帝贴身之物?”唐金阳脸色巨变,看了一眼同样惊讶的方苏鹤。

安静的房间突然出来一声嗤笑。

“还元顺帝?羊脂白玉?”一直等着高阳说完的秦铭远不屑道:“后生小子,不知天高地厚,这么半瓶水的功力就敢出来信口开河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“哦?不知秦大师有何高见?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品评品评。”高阳似笑非笑道。

“和田玉的颜色与国内外其它地区的软玉相比,色调较多,自成系列。和田玉有白色、青色、黄色、黑色等四种基本色调,还有一些过渡色,如清白色、灰白色等等。为世界罕有的白玉,尤以色如截脂的羊脂白玉为和田玉所特有,极为名贵。”

“另外,和田玉有多种皮色,世界上不少玉石都带有此色,但不如和田玉皮色美丽。尤其是和田玉子玉皮色很多,有秋梨、芦花、枣红、黑等等颜色。琢玉艺人以各种皮色冠以玉名,如秋梨皮子、虎皮子、枣红皮子黑皮子等等。利用皮色可以制作俏色玉器,自然成趣,从石到今,璞玉十分贵重采玉者得之,称为得宝。”

秦铭远一番话说完,不屑的看着那块古玉,道:“这块玉色彩泛黄,根本不在和田玉的讨论范围之内,我看只是寻常的黄玉而已。至于你说的元顺帝北逃之时遗失的,更是无稽之谈,这古玉上并没有元顺帝的任何落款,如何判断是元顺帝遗失的?不过是故弄玄虚,虚张声势唬人罢了。”

高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秦铭远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你一把年纪了妄称什么国学大师,简直是恬不知耻。”高阳道:“还说我故弄玄虚,虚张声势?我看你才是真正正正的虚张声势。”

“你刚才所说都是百度百科上能查到的,这种话骗骗外行还行,在座的都是古董行里有名望的人,你拿那些最基础的东西骗谁?”

“还有,新疆和田羊脂白玉官方说明是白色,细腻,温润。但也要考虑到时间因素,几百年时间,表皮氧化十分正常,只凭借颜色就断定是假货,侬脑袋瓦塌了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秦铭远被高阳说的哑口无言,手指颤抖的指着高阳。“唐老,你是知道这东西的来历的,你来说说。”

唐金阳震惊的看着高阳,心服口服道:“高先生和那个卖家一样说的一样,分毫不差。”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秦铭远本想让唐金阳帮自己找回面子,没想到唐金阳却直接否定了自己。

秦铭远气急败坏,又加上年纪大,直接一翻白眼昏了过去。

这一下唐金阳和方苏鹤顿时慌了手脚,忙要打电话叫救护车。

高阳道:“别动,他只是痰迷心窍,暂时性休克。”

说完,高阳俯下身在秦铭远人中和虎口穴位上按压了几下,秦铭远咳咳几下吐出一口浓痰,吐到了自己身上。

他悠悠醒来,看着唐金阳虚弱道:“多谢唐老。”

唐金阳道:“是高先生救了你。”

秦铭远转头看向高阳,一看高阳朝自己咧嘴一笑,顿时嘎嘣又抽了过去。

“秦老,秦老,你醒醒。”方苏鹤紧张道。

高阳摆摆手道:“这下是真晕了,叫救护车吧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扬长而去,留下唐金阳和方苏鹤两个人目瞪口呆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