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最强赘婿  >  第28章 以假乱真

第28章 以假乱真

2033 2019-04-30 09:06:17

 高阳一把将瓷瓶扔到来人的脚下。来人下意识向后一闪,瓷瓶“啪啦”一声摔碎在了来人的眼前。

  

  高阳还假意道歉道。

  

  “哎呀,真是对不起啊,本来想扔垃圾的,没想到差点砸到您,您没有事吧?”

  

  来人恶狠狠地看着高阳,恨不得吃了他。

  

  “方老,您说我这宝贝是假的,难不成就是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儿造的谣?”

  

  来人毫不客气的指着高阳说。

  

  “何元培,收起你那狗眼看人低的态度!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来我这里撒泼骂街的!”

  

  “你眼前这位高先生,虽然年纪轻轻,但却是货真价实的鉴宝大师!你花钱雇的那些所谓的大师和他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!”

  

  何元培一听,脸色变得更难看了。

  

  “方老,你我二人是多年的老友了,你居然会听信一个毛头小子的谗言!”

  

  “那好,既然如此,我今天也带来了我手底下最优秀的鉴宝大师,王成远大师!何不让他二人比试一下?”

  

  说着,何元培让出了身后的王成远,同样是一脸欠打的傲慢。

  

  王成远抱着胳膊,吊儿郎当的向前挪了两步,抱起了胳膊歪了一下头说道。

  

  “方老,这金琉璃雕花瓷瓶就是我鉴定的,您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我好了。”

  

  何元培又开口道。

  

  “如果王大师输了,方老您的钱我如数奉还,如果那小子输了……”

  

  “不必比试了!”

  

  高阳一下子打断了何元培的话,不知何时,高阳已经蹲在了两人的面前,手中还拿着一个瓷瓶碎片端详着。

  

  “王大师,您说这瓷瓶是您鉴定的是吗?”

  

  高阳拿着碎片站了起来,将视线挪到了转移到了王成远那傲慢的脸上。

  

  “没错,就是我鉴定的!”

  

  王成远用一种近乎蔑视一切人类的语气大声回答道。

  

  高阳不知道他是哪来的自信,把手上的碎片递给了王成远,那是瓷瓶的瓶底碎片。

  

  “既然王大师如此信心满满,那您不妨给两位介绍一下,这个所谓的金琉璃雕花瓷瓶的详细的信息吧。”

  

  王成远接过碎片以后却并没有看,自顾自的开始了他的解说。

  

  “哼哼,娃娃,听好了!”

  

  “金琉璃雕花瓷瓶,隋唐时期产物,生产于景德镇,瓶身上的琉璃雕花呈金黄色,而不是真正的镶金瓷瓶,瓷瓶本身做工精美绝伦,但其因烧制时存有瑕疵,在当时并没有被重视,1987年出土后,才被世人们所认知。”

  

  “如今市价至少一亿三千万元左右,我家何先生忍痛割爱将这瓷瓶以八千万的价格卖给了方老先生,你竟然随随便便就将他打碎了,你也配叫做鉴宝大师?真是笑话!”

  

  说完,高阳几乎笑的不能自已,何元培和王成远两人相视一望,何元培冷笑了一声对着方苏鹤问道。

  

  “方老,您的这位鉴宝大师是不是被吓傻了?您还是带他去精神病院检查一下吧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们就先告辞了!既然你我二人的友谊还比不上一个疯子的鬼话可信,以后您也就不必再来找我了……”

  

  “且慢!”

  

  高阳收住了笑,清了清嗓子,有些不耐烦的说。

  

  “王大师,你的解说很精彩,不过那都是网上可以查到的东西,千篇一律就没有意思了,你仔细看看你手中的那块碎片的内侧是什么。”

  

  王成远一听,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碎片,在碎片的内侧用红色的印章印着四个字:以假乱真。

  

  王成远顿时傻了眼。

  

  “这……”

  

  “没错!正如你所见,以假乱真,从2010年开始,市面上开始流传出一批几乎可以和真品媲美的仿品,它们全都出产于河南省洛阳市,在每件古董最隐蔽的地方,总会发现这四个字。”

  

  高阳走到王成远跟前,用手指着那四个字,轻蔑的看着王成远。

  

  这下,王成远的傲气在看到那四个字以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  

  “你们卖给方老的瓷瓶,的确是仿的金琉璃雕花瓷瓶,之所以说它可以和真品媲美,就是因为它们的做工极其细微,细微到连瓷器本身的瑕疵都做得不差分毫,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们这些自称是大师的人看不出来的原因!”

  

  “但归根结底,赝品终究还是赝品,现代工艺即使再先进,也是无法还原古代工艺的那种淳朴的。大师,哼,一群只会卖弄资本的蠢货罢了!”

  

  王成远整个人像是被点了周身大穴一般,表情僵硬的看着手上的瓷瓶碎片。

  

  高阳没再理会王成远,转向何元培,抱起胳膊,歪着头,这次换作高阳表现的一脸傲气了。

  

  “何先生,您也算得上是古玩行业里的翘楚了,那您刚说的如数奉还,可还算数啊?”

  

  高阳仰着头,用鼻孔对着何元培,气的何元培一个劲的咬牙。

  

  恼羞成怒的何元培一气之下,拉上王成远扭头就走了。

  

  高阳还欠欠的对着走到门口的何元培大喊道。

  

  “何先生,我等你转账呦!”

  

  随后何元培狠狠地摔门而去了。

  

  高阳“呵呵”一笑,刚转过身,方苏鹤一把就拉住了高阳的手。

  

  “高先生,你今天的讲解真的是太精彩了!若是不嫌弃老头子我这小店,何不留下来做我这里的鉴宝师呢?平日里你都可以不用来,在我这里挂着头号鉴宝师的名号,一来可以为高先生你做做宣传,二来高先生以后也不必再为钱而发愁了呀,高先生你意下如何。”

  

  高阳宛然一笑,摇着头说。

  

  “方老先生,您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是您知道我是个居无定所的人,也自己闯荡惯了,莫要说在您这挂名了,就是让我只管来拿钱,我也不能来啊。不过如果方老有用得到我的地方,只管联系我就是了,高某随叫随到。”

  

  方苏鹤见留不住高阳,也没再强求,两人拱了拱手,高阳便带着唐贝贝离开了。

  

  高阳看着手机余额里的一千二百万块钱,心里也有了底。

  

  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把唐贝贝欠的钱还上,之后再做打算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