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愿与将军解战袍  >  第五章 假意殷勤

第五章 假意殷勤

2092 2019-05-28 09:18:02

  素喜机灵,办事也牢靠。

  很快,她就得了大夫的反馈。

  “小姐,大夫说这药里面被人掺杂了一种慢性的毒药。虽不会伤人性命,但也足以让人的身体虚弱不堪。”

  素喜气鼓鼓的一张小脸,显然是被此事气得狠了。

  “这毒药,不会要人命?”

  陆霜霜有些纳闷,既然敢给她下毒,却又不致死,许嬷嬷的葫芦里,到底是卖的什么药?

  “小姐,要不要奴婢去禀告老爷,把许嬷嬷给抓起来?”

  摇了摇头,陆霜霜觉得,此事一定跟金玉堂的那两位脱不了干系。

  与其打草惊蛇,不如顺水推舟。

  “你去,告诉许嬷嬷,就说我那日在祠堂里受到了惊吓,又着了凉,如今发了病连床都起不来了。”

  素喜一脸的惊讶,但在看到自家小姐胸有成竹的样子后,又觉得似乎所有的事情,都逃不过小姐的眼睛。

  好像这次回来之后,小姐就变得跟从前一点都不一样了。

  陆霜霜病倒的消息,很快传遍了整个陆府。

  照例,宋姨娘明着叫人给她送了不少补养身体的好东西,但暗地里,却叫人来试探了好几次。

  好在这一次陆霜霜早有准备,躺在床上装出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来,骗过了所有人。

  在她病倒的第三日,陆莹莹终于登门了。

  跟以前一样,那女人故意装出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,虚伪得令人作呕。

  “长姐,莹莹听说你病了,不知现在,可好些了?”

  陆霜霜靠在软枕上,俏脸苍白,唇瓣也是毫无血色。

  跟打扮得娇俏迷人的陆莹莹相比,倒是多了几分清水出芙蓉般的清纯美感。

  她挑起眼皮看了对方一眼,淡淡开口。

  “嗯,好多了。”

  陆莹莹却并不在意她的疏离,反而拍了拍胸口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姐姐之前的身体明明已经大好了,怎么如今又病了?难道,是秦将军克的不成?妹妹可是听说,秦将军浑身的煞气,一般人可是禁不住的。如今只是赐婚了姐姐便病倒了,要是以后成婚了,岂不是更可怕?”

  煞气你妹!你跟你娘才是扫把星!

  陆霜霜十分不悦的扫了陆莹莹一眼,不咸不淡的开口。

  “鬼神之事妹妹可别信口开河,黄恩浩荡,难不成妹妹是在质疑陛下的决定?”

  陆莹莹登时住了口,憋了半天才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我这都是为了姐姐好,既然姐姐不领情,那妹妹不说就是了。”

  说完,起身就走了。

  陆霜霜在她离开后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  陆莹莹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秦重,若是从前的自己,只怕现在已经怕得瑟瑟发抖,死活都不肯嫁了吧?

  难道说,这就是陆莹莹的目的么?

  傍晚,就在陆霜霜考虑还要不要继续装病的时候,许嬷嬷欢天喜地的跑了进来。

  “小姐,表少爷来了!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徐清朗,您的表哥呀!”

  瞬间,仇恨滔天,席卷而来。

  陆霜霜冷笑三声,很好,上辈子的仇人,这辈子竟然都到齐了。

  素喜察觉到了自家小姐,倏然间就变成冷若冰霜的气场。

  之前,小姐看到表少爷的时候,每每可都是一脸的羞涩,怎的今日,倒像是见到了仇人一般?

  她紧紧的揪住被子,缓和了好久,才没露出多少破绽。

  “请他进来吧。”

  没多久,徐清朗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一样的儒雅清隽,高洁如天上的明月,可扒开这张君子皮,里面早已经腐黑不堪,坏到了底。

  “表妹,你可好些了?”

  悦耳的声音,却能吐出这世上最卑劣伤人的话。

  陆霜霜一想到那一日的血海深仇,就想要拿一把刀,亲手把他的心挖出来,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!

  “表哥。”

  她笑着,眉目如画,本来单纯稚嫩的一张脸,却因为染了血色,绽放出非同一般的艳色来。

  徐清朗也觉得眼前一亮,从前只知道陆霜霜是个徒有其表的木头美人,现在,却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美。

  不由得语气也跟着软了几分,甚至还难得的用上了几分真心。

  “我听说你病了,已经看过大夫了没有?要是缺什么,你只管开口。姨妈不在了,我也该替她好好的照顾你。”

  是啊,所以他便亲手,将她推入万丈深渊。

  “不用了,我这已经是老毛病了,用不着大费周章。表哥倒是消息灵通,竟然这么快就知道我病了。”

  她装作无意提及,虽然知道徐晴朗跟陆莹莹早有勾结,但却不知是从何开始。

  现在看来,只怕他们的合谋,比她猜测的还要更早些。

  徐清朗没听出她话中深意,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的事情,我向来都是放在心上的。我听说,你被陛下赐婚了。”

  他脸上露出几许苦涩,笑容也显得有些勉强。

  陆霜霜却垂下了一双眸,落入对方的眼中,就是她被逼嫁的证据。

  他突然间抓住了她的小手,眼神真诚的说道:“表妹,你知道我的心意。只是,我们有缘无分,以后若是你受了什么委屈,表哥就是拼了这条命,也会护着你的。”

  陆霜霜心中冷笑,稍稍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,正色道。

  “表哥说的这是什么话?秦将军英雄盖世,又一表人才,可是世间难得的好男人。我嫁给他,那是我的福气,倒是半分委屈都没有的。”

  这下子, 轮到徐清朗惊讶了。

  陆霜霜对他的那点子心意,他自然晓得。

  所以他才忽冷忽热的玩弄拿捏着对方的爱慕,但现在,他看到她眼中的温柔,都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,胸口突然觉得有些发堵。

  “表妹,你说的可是真心话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陆霜霜回答得斩钉截铁,看向徐清朗的眼神里,也没了少女怀春。

  “男女授受不清,何况我跟大将军已经定下了婚约。从前种种,不过我少不更事,还请表哥以后,不要随意再来汀兰院了。许嬷嬷,替我送表少爷出去。”

  干脆利落的下了逐客令,就连徐清朗也没料到她会如此绝情。

 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后者却连头也没抬,徐清朗转回身来,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。

  这到底,是怎么回事?

  他拉住了许嬷嬷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带我去见二小姐。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