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愿与将军解战袍  >  第十四章 逃脱罪责

第十四章 逃脱罪责

2041 2019-05-29 09:19:24

  何为从云端掉落地狱,陆瑾算是彻彻底底的领教过了。

  他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,喃喃自语。

  “碎了,好好的,怎么会碎了呢?宋惜,你给我说清楚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”

  宋惜擦了擦脸上的泪,含含糊糊的说道:“本来这对花樽在库房里好好的,今日大小姐说要拿出这些花樽来布置寿诞,我们才知道,花樽碎了。”

  这话,说得有些歧义。

  知道的是说陆霜霜发现花樽碎了,不知道,还以为是她打碎的。

  很显然,陆瑾就属于后者。

  他气得指着陆霜霜,几乎咬牙切齿。

  “你,你这个不孝女!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,才让你来害我?来人,把大小姐给我关进祠堂里,不,给我送到庄子上,再不许她回来!”

  陆瑾糊涂,可老夫人却明白。

  她瞪了宋惜一眼,后者瑟缩一下,显得别样的可怜无辜。

  “今日我倒要看看,谁敢当着我这老太婆的面,动我的嫡亲孙女!”

  “母亲,您何必如此护着她。她,她是个灾星啊!”

  先是殿前求婚,让他开罪了徐贵妃一脉。

  又是打破了花樽,让他在陛下的面前失宠。

  要是把她留下来,只怕他们陆家早晚会家破人亡!

  但陆老夫人却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他怎么会被一个女人,迷惑至此?

  宋惜,她才是这个家里的灾星!

  陆霜霜估摸着老夫人已经恨死了宋惜后,才叹了一口气,装作委屈至极的抬起头来,直视着父亲。

  “原来霜霜在父亲的心里,竟然只是一个灾星。也罢,若是陛下怪罪下来,我但了这罪名又有何妨。反正,秦将军一定会为我沉冤昭雪。”

  陆瑾也是一时气昏了头了。

  但是陆霜霜这么一提,他猛然间意识到,若是真的开罪了陛下,也许秦重,才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  可惜,他之前已经把嫡女得罪个彻底了。

  一股子气堵在胸口,上不来下不去,竟是半点法子也没有了。

  “你瞧瞧你这个糊涂爹!我告诉你,那花樽不是霜霜打碎的。而是那个不争气的狗奴才失手打碎,为了逃避罪责,他居然把花樽从账上抹去。若不是今天霜霜清点花樽,这会子,咱们全家的脑袋都保不住了!”

  女儿的话,陆瑾可以不听不信。

  但说话的,可是他的老母。

  陆瑾脸觉得有些火辣辣的,一时间竟然也找不到什么台阶下,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宋惜一眼。

  这宋惜,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?还害的他丢了这么大的脸。

  连带着那张楚楚可怜,柔媚动人的脸蛋,也多了些艳俗,不在处处的合乎他的心意了。

  看着一家子的闹剧,陆霜霜冷静得像是个旁观者。

  她之所以能做出这些准备,是因为这件事上辈子也发生过。

  不过当时因为外祖得知了消息后,就给私下她送了一封信。

  当时她傻,把此事提前告知了宋惜,才让她有了准备的机会。

  可现在,反正陛下震怒,错也不在她身上。

  就算是宋惜逃过这一劫,且不说她有没有本事重新得到夫君的宠爱,但老夫人这一关,宋惜这辈子也别想过了。

  老夫人不点头,那宋惜就只能一辈子是个妾,她的女儿,也只能永远是个庶女。

  她要一点点的,夺走宋氏母女想要的一切!

  陆瑾这下子彻底傻了。

  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,花樽碎了,他头上的乌纱跟脑袋,也要跟着碎了。

  此时,宋惜却膝行到了陆瑾的脚下,柔声道:“妾身知道罪该万死,但大小姐好像是胸有成竹。而且就算是我们现在认错,陛下也只会觉得,我们是在敷衍,是欺君之罪。”

  陆瑾此时复杂的看了陆霜霜一眼,他总觉得这一切未免太过巧合。

  难道,真的是他这个嫡女搞的名堂?

  可她又怎么会未卜先知?

  “所以妾身觉得,不如就求大小姐想个办法。妾身死不足惜,但老爷多年苦心经营,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。妾身甘愿以一命,换取老爷的平安!”

  这一番话,说得倒是情真意切。

  但却把陆霜霜,推到了刽子手的屠刀之下。

  陆瑾虽然还对宋惜心里有气,可听得她的肺腑之言后,倒是觉得有些不忍。

  “唉,你呀。好了起来吧,霜霜也是我陆家的人。她要是有法子,自然不会不帮我们。霜霜,你且说说,这事如何弥补?”

  陆霜霜差点气笑了。

  果然是“恩爱夫妻”,就连算计她,也是配合默契。

  好在她早就看透,因此才没被渣爹活活气死。

  老夫人也殷切的看着她,陆霜霜想了想,说道:“为今之计,也只有偷梁换柱了。刚好陛下并不知道,那对万寿无疆的花樽底部,因为工匠的失误,各有一个小豁口。要是能找到外形一模一样的代替,倒也能蒙混过关。”

  几人思来想去,也只能如此了。

  而采买这个花樽的任务,也就落在了陆霜霜的身上。

  毕竟,只有她最熟悉那对花樽。

  几人散去后,宋惜含情脉脉的看着陆瑾,可后者却是摆了摆手,毫不眷恋的说道:“我还是有公事,你早些睡吧。”

  宋惜愣住了神,半响才柔顺的退下。

  心头却涌起几分不安。

  从前老爷不管有多少烦心事,都是入了她的香闺排解的。

  这也她最为骄傲跟特殊的地方,也是凭着这个,才成功的抢走了小姐的夫君。

  但是现在,连她也要失去了么?

  巨大的恐慌,笼罩住了宋惜。

  不行,她绝对不能失去夫君的宠爱!

  回到闺房内,她看着架子上的花樽,忽然间扬起了一抹阴狠的笑。

  陆霜霜啊陆霜霜,既然她敢碍自己的事,就不要怪她,不给她留活路了。

  “珍珠。”

  “在呢,姨太太。”

  “你去告诉我哥哥,就说我有事要跟他商量,让他明日来见我。”

  珍珠立刻应下,转头出了房门。

  半人高的水银镜前,宋惜摸了摸自己光嫩白皙的脸蛋。

  不管是那个女人,还是那个女人的孩子,都是她的手下败将,

  她会踩着她们的枯骨,一点点的,攀到最高!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