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愿与将军解战袍  >  第十八章 初露端倪

第十八章 初露端倪

2182 2019-06-21 09:15:46

  

  “不用你陆大人勉为其难,我可不当那棒打鸳鸯的王母娘娘。”

  老夫人正是在气头上,直接怼得陆谨哑口无言。

  无奈之下,陆谨只得求助的看向了陆霜霜。

  后者直接低下头,就当没看到。

  哼,也不知道刚才谁给她扣锅扣得那般快。

  陆谨无奈,只能忍着怒气喊她。

  “霜霜,快点劝劝你祖母。”

  现在想起她了。

  陆霜霜心中十分不屑她那个渣成沫子的亲爹,但还是抬起一张人畜无害的小脸蛋,替祖母揉着胸口。

  “祖母,您且消消气,霜霜心疼呢。陈嬷嬷,快去取天王保心丸来。什么事,都比不得您的身体重要。”

  看着贴心懂事的孙女,老夫人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两个大的碍眼。

  手一挥,毫不客气的撵人。

  “你们要是你想让我多活几年,以后就少惹我生气。”

  说完,还狠狠的剜了宋惜一眼。

  陆霜霜暗笑。

  老夫人不会真的生儿子的气,所以,一切的罪责,都会落到宋惜这个“狐媚子”的身上。

  她想起前世,宋惜跟陆莹莹是如何一点点的,取代她跟母亲的位置,最后,让她彻彻底底成了陆府的弃子。

  这滋味,也该让她们尝一尝了。

  老夫人毕竟年纪大了,气了一场,便损耗了不少精神。

  陆霜霜服侍祖母睡下之后,带上素喜,回到了汀兰院。

  刚一进门,杜鹃就忐忑不安的迎了上来。

  “大小姐,事情可成了?您没被老爷怪罪吧?”

  陆霜霜笑眯眯的朝着她招了招手,拉着她跟素喜,坐到了桌前。

  “你们都是我的好丫头,杜鹃,我已经跟老夫人要了你回来。从现在开始,你跟素喜一样,都是我身边的一等丫头。以后,咱们三个互相依靠,再不受旁人的欺负。”

  听到能回来伺候旧主,杜鹃瞬间红了眼眶。

  不过,转眼间她又有些踌躇。

  “可是,奴婢要是回来了,以后谁替您看着宋氏呢?”

  真是个忠肝义胆的好姑娘。

  陆霜霜并不怕会暴露杜鹃的身份。

  毕竟,就连宋惜自己都不会想到,看起来一个平平无奇洒扫的小丫环,又怎么会在暗中,调换宋富贵送进来的真花樽?

  何况,她可是放在了一处,只有宋惜自己才知道的地方。

  这可要多亏了上辈子,宋惜为了笼络她,才把这处地方透露了出来。

  不过,后来自己可是因为这件事,吃了大亏。

  “无妨,能用人有的是。”

  她眸光闪闪,成竹在胸。

  心思敏锐的人都嗅出了几分变天的味道。

  短短一日,宋惜被禁足,老夫人又狠狠的发落了几个宋惜的心腹管事。

  陆家的下人都明白,从此以后,宋氏怕是在难以掌家了。

  他们不约而同的,把目光转向了近来炙手可热的人物——陆霜霜。

  此一时非彼一时,老夫人雷厉风行的撤换了她院子里的人。

  看着干净的院子,陆霜霜觉得,似乎空气里,都散发出清甜的味道。

  素喜跟杜鹃也跟着水涨船高,现在,无人再敢小觑她们主仆三人。

  隔日,刚用过早饭,陈嬷嬷就亲自来请她。

  “小姐,老夫人那边请您过去议事呢。”

  素喜很高兴。

  熬了这么多年,自家小姐总算是要出人头地了。

  但陆霜霜却没这么乐观。

  宋惜掌家多年,别的不说,手里的银子不少。

  这年头,有钱能使磨推鬼。

  她满打满算,加上老夫人赏的,也不过区区二百两银子。

  唉,穷啊!

  虽然宋惜被夺了权,但她的铺子跟嫁妆还在宋氏手中。

  该想法子,拿回来了。

  脑子里在思考,人也到了荣禧堂。

  老夫人确实是狠狠的恼了父亲,但母子之间哪里有隔夜的仇?

  陆谨夹起尾巴做小伏低了说了一整晚的软话后,老夫人终究还是松了口。

  一进门,便是母慈子孝。

  捎带脚的,她还看到了最近听说正在“修身养性”的陆莹莹。

  眼看对方扬着一脸的甜笑,正在老夫人面前讨巧卖乖的模样,陆霜霜便琢磨出她这妹妹的心思来了。

  曲线救国,倒是条好计策。

  看她来了,陆莹莹立刻上前,亲热地挽住了她的手臂。

  “姐姐来了,听父亲说,最近姐姐侍奉祖母辛苦,妹妹只觉得心内愧疚不已,寝食难安。所以,便央求了父亲,以后与姐姐共同侍奉祖母可好?”

  陆霜霜挑挑眉,不动声色的避开了陆莹莹的手。

  “哦,这是父亲的意思?”

  她看向陆谨。

  只见后者一脸的慈爱的看着陆莹莹,这才真正的掌上明珠吧。

  她暗暗的想,却一点也不难过。

  早早的断绝了念想,自然也就不为所动了。

  陆莹莹甜笑着,点点头说道:“是父亲的意思,也是我的孝心。”

  陆霜霜走到祖母身边,自然而然的接过了侍女手中的茶具。

  离着不远,她将茶水倒入碗中。

  水击声清脆,竟是没有一滴,激到外面去。

  这一手“高山流水”,她使得极好,祖母也极爱看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妹妹便留下吧。”

  她把茶碗奉给祖母,后者满意的点点头。

  身为嫡女,自然要有容人的气度。

  陆霜霜自然是不会去讨老夫人的厌弃。

  只是低头间,眼中微微闪过一丝寒光。

  陆谨又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,陆莹莹一直都是天真活泼的模样。

  从始至终,她的父亲,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  等到父亲走后,她们两个同时侍奉老夫人午休的时候,陆莹莹才发现,她根本就插不上手。

  荣禧堂的那些下人,也都只听陆霜霜一个人的话。

  两人同时退出屋子,但陆莹莹,却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  “大姐。”她依旧叫的亲热,可眼中却丝丝缕缕的,透着从前没有过的寒意。

  “不知姨娘是哪里得罪了你,大姐居然忍心,下此毒手?”

  陆霜霜意兴阑珊的看着眼前的庶妹。

  原来,少女时期的陆莹莹,竟然如此沉不住气。

  她从前是有多蠢,居然被这种人骗的团团转?

  默默鄙视完了自己,她上前一步,脸上纯然无辜。

  “妹妹说的什么话,我怎么听不懂?”

  “陆霜霜,这里就你我两个人,你何必假装!”

  陆莹莹恨得几乎咬碎银牙。

  但陆霜霜却看了看左右,脸色微微一变。

  为了不打扰老夫人休息,荣禧堂的人都会在这时退下。

  万一要是发生点什么,只怕她无比辩驳。

  “你要发疯就滚远点,我可懒得陪你胡闹。”

  她冷冷说道,越过陆莹莹就要走。

  却听到身后,传来对方带着几分阴鸷的声音。

  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!”

  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