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极品仙医在都市  >  第一章 重生

第一章 重生

2329 2019-05-21 09:16:06

2010年,东江市人民医院。

与门诊楼的喧闹不同,住院部虽然也是人来人往,但人们都注意自己的脚步声,说话的声音也有意识的放低一点。让病人们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得以休养。

在一间普通的普外科病房,躺倒在病床上的孟凡森猛地一阵惊醒。

“我不是被魔皇剑皇甫奇给一剑刺死了吗?”

孟凡森捂着头,他的记忆仍停留在那一刻,视线中魔剑尊者手里魔剑,划出一道毁天灭地的剑气向他斩来。

此前,魔皇剑皇甫奇统率起分裂数百年的魔道众流,与正道山门分庭抗礼,于是正道组织起多位好手,也包括他——破命道人孟凡森,一同寻了个时机去讨伐落单的皇甫奇。

没想到这是魔教的奸计,在内奸的协助下,正道联盟毫无还手之力。

他孟凡森,名号破命道人,相比较搏击之术,更擅长歧黄之术,悬壶济世,救世人不知凡几。在皇甫奇的剑光下,他才猛然醒悟,为什么围击一个魔头,要他一个以医术著称的修者去。

原来,是魔教妖人想要他死啊......

来不及回想了,先确认四周环境是否安全,这是他几百年修真生涯养成的习惯。

正待他想聚起灵气把灵识向外扩散以探明周围情况时,丹田中的虚弱感一股一股的往上冒。灵气没有聚起来,生命力的亏损因他鲁莽的动作致使他从嘴角缓缓留下一缕鲜血。

“嘶——”他痛的深吸一口气,虽然这种痛的程度远不及他当初渡劫时的苦痛,甚者,连他刚炼体时锤打身体的感觉也比不上。但,此时的他也同样没有那时坚韧的灵魄。

“现在的小年轻,这点痛都吃不了。”

一旁站着一个正检查情况,书写病历的女医生,胸前的白大褂被高高撑起撑起,显得空空荡荡的,上面挂着一张胸牌,上面写着“边牧月”,下面是职位“实习医生”。

虽然只是略施粉黛,却暗含妩媚之色,若孟凡森看见,以他元婴期的医仙的眼光,也会觉得这是顶级炉鼎的好苗子。

“我的元婴……”身体上的苦痛,和失去自己元婴的错愕让他一下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元婴?”正在检查他的美女医生听到他的喃喃低语,好气又好笑,“什么元婴,我还渡劫呢,你别是做个手术睡糊涂了吧。”

“什么人!”孟凡森一听旁边有人说话,顿时吓了一跳,大喝道。可腹部的不适,又让他像只煮熟的虾一样蜷缩起来。

“管你床的医生!安静点,梦也该醒醒了,我不管你梦里发生了什么,现在你刚做完手术,要静养。”边牧月说。

说着,她走到病床旁,猛然看见他嘴角边的鲜血,吃了一惊,用纸擦去,然后用手撑开孟凡森正疼的禁闭的眼睛,两边观察一下,再掀开被子衣服,观察他的伤口。

“没问题啊。”她在手上的病历本上写写画画。

“医生?这是哪?”孟凡森艰难的睁开双眼,第一眼就看见了身边那个大胸女医生。

“还能是哪?医院呗。你不会连你刚刚做完阑尾手术都忘了吧。”边牧月摇摇头,在她不长的实习生涯中,并没有太多的经历,她只能运用书本上学到的知识,去判断病人的情况。

“体温正常,也没有发烧,应该不是手术感染,奇怪,病人状态怎么这么差。”她双手环抱胸前,竟在松松垮垮的白大褂上都撑出两片硕大的痕迹。

以她的知识,哪能想到,病床上的人居然会是穿越而来的元婴老怪,刚刚鲁莽的操作让他在术后本就亏损的身体越发脆弱。

“医院?阑尾……手术?”孟凡森有些惊愕,这些词他有多久没听过了……

“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他问。

“啊?上午十点二十三......”边牧月看了看表说。

“我是问现在几几年......”

“2010年啊......不会真把脑子烧坏了吧......”边牧月低声说道。

孟凡森无意管她的碎碎念,仔细在自己的思维回廊中搜寻。

“呼,看来自己真的穿越了啊……”

不一会儿,他便在思维的深处找寻到了,当自己还在高中的时候,因急性阑尾炎而到医院里进行手术。

自己怎么重生到高中时期了?孟凡森皱起眉头,仔细回想晕倒之前的情况。

忽然,一道凌冽的剑光仿佛要从记忆里斩出来,斩向现在无比脆弱的他。

“啊!”孟凡森抱住头,惨烈一叫。

听到孟凡森突然的胡话,与痛苦到翻滚的样子,边牧月一下子慌了神,她只是一个实习医生,这种突发的异常情况让她束手无策。

“老师,老师……”她正准备出去喊指导老师进来看看,皓腕却被孟凡森一把抓住。

“没事!别叫!”孟凡森一只手仍抱住头,另一只手紧紧抓住想要出去的边牧月,她挣扎了一下,却怎么也脱不开。

过了一阵子,孟凡森的头痛不那么剧烈了,神情也缓和下来。

看见孟凡森的状态似乎的确稳定下来了,愣了一阵的边牧月无奈道:“好吧,我不叫了,你把手松开,抓的人家有点疼了。”

她洁白的手腕上被孟凡森握出一道红印子,揉一揉,有些后怕的看着床上看起来十分虚弱的孟凡森。

孟凡森缓过神来,长呼一口气,自己被那魔道恶人暗算,悬壶济世、横亚一世的威名竟落得如此憋屈的结局!可他肯定也想不到自己福德深厚,竟穿越回来,有再来一次的机会,以后若能碰上他,定要报他这一剑之仇!

不仅如此,刚刚回想起来,前世这时许多意气难平的事一一浮现眼前,以至于后面修真时,演化为众多心魔来袭。

今次,上天给自己再来一次的机会,天予不受,反受其咎。虽然现在,元婴已失,灵力全无,但凭着自己的记忆,与众多法诀,定要弥补过失,以求心境圆满,才能不至于如前世一般,只到元婴,便寸步难行。

孟凡森正想着,这时,因为元婴老怪强大的五感,他隐约听见病房门外传来一个让孟凡森感到熟悉的名字。

“骆冰,你干嘛非要请假自己来呢,你这么忙。我派个手下过来看看情况,顺便帮他把账结了不就行,还要我们亲自过来,诶。”

骆冰,孟凡森仔细一想,这不正是他表姐的名字吗,他高中时期就寄宿在她家里,她对自己的温柔和照顾,也是孟凡森高中昏暗生活里不多的亮色。

“沈鑫,我早就告诉过你,不想来就不要来!是你自己硬要跟着过来的,就不要说些混帐话!弟弟生病了,我做姐姐的不应该来照顾一下吗。”清冷的声音传来,让无依无靠的孟凡森心中一暖。

“嗳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他一个农村来的……”

“你什么意思?我也是农村人!”

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......”

......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