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极品仙医在都市  >  第七章 宝物其论

第七章 宝物其论

2220 2019-05-22 09:11:54

玉髓针这种灵器,一般是采由玉石矿中的精髓打磨而出,视其玉石的品质而定。而红玉以其独特的色彩和功效,即使在玉矿中也异常珍贵,属于天材地宝的一类。

随着地球灵气凋敝,这种矿脉也是越发稀少,这种针具,恐怕也是用完一副少一副。

这一套十三根的玉髓针,也因为保存在刻有聚灵法阵的木盒内,才得以保存许久,以至于现在孟凡森拿出来后,也能看见其针身上隐约弥漫的灵气,而不是褪为普通的凡器。

孟凡森看见这玉髓针,也十分动容。

原本以他的估计,地球上难以找到这类灵器,他也做好了用普通的银针为自己淬炼的打算,不料此刻机缘就摆在眼前,若他能得到这套玉髓针,那淬炼的准备就更加充分了。

“怎么样?我这玉髓针。”崔老笑眯眯的问孟凡森。

“很好,很好。若我用这针施展赤霄十三针,那效果必定可以翻上一倍不止。”孟凡森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玉髓针,手指舞动,这针也随着上下纷飞,划出一道道淡红色的虚影出来。

崔悦人在一旁出声道:“爷爷,这玉髓针可是您收集了一辈子才集齐这么一套的啊,就这么忍心送出去了?”

“你不用劝我了,我都想清楚了。宝物放在识货、懂货的人手中,那才是宝物,否则,连废品都不如。我收集了这些针,又无法施展它们,只能把它们放在这里吃灰,只是暴殄天物。还不如交到孟小友手中,发挥它们最大的光彩,那才是真正的珍惜,爱护它们呐。”崔老感慨道。

孟凡森正要高兴的道谢,崔老话语一转。

“但孟小友不要高兴的太早,前提条件你可别忘了,只要你帮我补齐三针,这针呐,我就送给你了。”

“为什么只要三针?”孟凡森不解的问道,心想,就算你全都要我也不介意,反正这类似的针法我有的是。

“诶。”崔老叹了口气,说道“我有个老朋友生了场大病,如今苟延残喘在病床上。他家人委托我这个老家伙,施以援手,我见他人事不省的模样,也的确心疼他。如今,恐怕只有赤霄十三针能救他,可我只得前五针。要救他至少得八针才行啊。”

说着,他打开第二个盒子,盒子中静静的躺着一块石头,其中似乎有荧光氤氲其中。

孟凡森瞳孔一缩,竟是灵石!没想到竟然能在地球上见到还带着灵气的灵石!

虽然似乎只剩半块,但却也是货真价实的灵石。有了它,自己淬体必然能达到完美。甚至渡过前期,到达中期也不成问题。那时,光力量就能达到400公斤,自己也有了初步自保的力量了。

孟凡森抬起头,等待崔老提出新的条件。

“若孟小友肯亲自出手,那这半块灵石,老朽也双手奉上。”崔老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“爷爷不可啊,”侍立一旁的崔悦人紧张的说,“就算他再怎么精通针术,但他才几岁啊,医术比起爷爷你来,肯定也是有所不及的,若让他动手,出了差池怎么办?”

她爷爷的那位老朋友她当然也知道,之前也随着一起去看过了。以她浅薄的医学知识,当然感到棘手,无药可医。看到爷爷想要把那位托付给面前这个看起来十几岁,高中还没毕业的毛小子,自然感到紧张。若是那位出了什么事,这市里省里,少不得要动荡起来。

“悦人,医道一途,从来都是达者为先,而不是看年龄的。这件事我是深思熟虑过的,不用再说了。”崔老看着一旁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孙女,慈爱的说。

孟凡森打定主意,把装有灵石的盒子关上,以免灵气泄露。拿起玉髓针,走到房间里的针灸铜人旁,对着崔老说:“好好看,这就是赤霄十三针。”

只见孟凡森手影翻飞,前十二针正如外面的铜人身上一样,一一插好。提起最后一根针,深吸一口气,不是再插入胸前膻中穴,竟是以一个诡异的角度,从胸前插件腹部的气海穴。

顿时,整个铜人身上,仿佛一下子浮现出一片星空,内有星海涌动不息。

“这......真是神乎其技......”崔老惊呼道。

刚刚看到外面的铜人身上的针的位置,只觉得构思巧妙,下针点位非比寻常,甚至觉得并无难度。现在从头到尾观摩了一遍,才发觉,不仅落针位置奇特,甚至他后面所用的手法都是自己闻所未闻的,自己年轻时可能都得要半个月的功夫才能入门,现在或许就更久了。

这愈发坚定了邀请他来给那位治疗的决心。

崔悦人更是看呆了。她出身医学世家,当然从小就接受有关这方面的教育,对于其中的门道,还是能看得懂的。看着孟凡森,美目顾盼间,似有异彩顿生。

孟凡森施展完后,深吸一口气,擦了擦额头间的汗水。

一套完整的赤霄十三针施展下来,对他现在的身体来说还有点累。更何况这是今天第二次施展了。

“孟小友坐着休息一会吧。”崔老看完他的表演后,感到十分满足,额头上的皱纹似乎也都被他的笑容带动起来。

“具体的赤霄十三针,待我之后整理一下再给你。”孟凡森喘了两口气之后说道。

“没问题,不急不急。那这玉髓针也就是小友的了。”崔老笑眯眯的说,仿佛很满意这次交易。

“至于这灵石......”孟凡森沉吟一会儿。

“怎么了,小友不愿亲自动手吗?”崔老担忧的说,那针法他看完后,便觉得自己需要不少时间去钻研其中的手法。

只是前八针,估计就至少要三个月,才敢在病人身上动手。对于那位的病情来说,拖得越久,情况可能就越糟糕啊。

“还是待我去看看那位病人的情况再作打算吧。”孟凡森回道,“若我能救他,必定全力以赴,如果治不好,这东西我也受之有愧。”

“那就如小友所言。”崔老笑道:“不知孟小友何时有空,我们带你一起去看看病人情况?”

“唔......”孟凡森思考一会儿,等下还要先去淬体,然后还要参加表姐的生日宴会......“那就三日后吧。”

“烦请小友告知地址,我们也好派人去接你。”崔老说。

“不用,那地方不好找,到时候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就好了。”

说完,孟凡森便起身向崔老告辞,在崔老的要求下,崔悦人也不情愿的向孟凡森道了别。拿着玉髓针,和崔老赠送的顶级药材,愉快的离开了鸿春堂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