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极品仙医在都市  >  第3章 出院

第3章 出院

2042 2019-05-22 09:11:30

沈鑫被骆冰说教了一番,肯定无法记恨在她身上,就转移到边牧月身上,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,环抱着手,头高昂着,仿佛在思考应该派多少人,用怎样的姿势,才能尽兴。

正在假装认真工作的边牧月被这样毒蛇般的视线扫视着,顿时警觉起来,却又因为在医院,不能作出有辱斯文的举动,若是在外面,她早就一高跟鞋甩过去了。

沈鑫畅想了一会儿,回过神来,转头对在一旁跟孟凡森小声说话的骆冰说:“既然表弟可以出院了,那病情也就没什么大碍了,到时候一定要带表弟一起来啊。”

“小弟,你怎么样,到时候要去吗?”骆冰看着孟凡森,询问他的意见。

“好,表姐的生日,按情理我做弟弟的,也应该要去的。”孟凡森点点头,答应下来。

他自然忘不了,前世的时候,正是在这次生日宴会上,沈鑫用尽了下作手短,先是故意让人跟自己起矛盾,然后合起伙来准备打自己一顿,故意让表姐看到,然后逼着表姐喝酒,不然就暴打自己。结果表姐喝醉后,自己仍是没逃过一顿毒打。

更可恨的是,沈鑫这个小人,趁着表姐醉的不省人事,强行玷污了她的身子,还怀了孕!更是花言巧语,哄骗她不要打掉,若不是这件事被他抓住把柄,他后来也没法强行娶了表姐,把表姐拉进泥潭!

孟凡森藏在被子里的另一只手此刻紧紧地握起来,他发誓,这一世一定要保护好表姐,更让她成为全校最有面子的人。

骆冰正要起身离开,孟凡森的手悄然握紧,她还以为是表弟舍不得自己,不由拍了拍他的头,说:“好了,下午打完点滴我就来接你回家,你就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。对了,这部手机......”她从包里掏出一个崭新的手机,递给孟凡森,说:“这手机我已经插了卡了,我的号码也在里面,有事直接联系我就好了。”

孟凡森接过手机,感受到表姐的善意,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骆冰也点点头,又抬起头对边牧月说:“边医生,我小弟就麻烦你了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边牧月回答道。

骆冰这才安心,起身离开,对孟凡森挥挥手,道了声再见,便带着早已不耐烦的沈鑫离去。

看着二人离开的身影,病房的门被轻轻的带起关上。边牧月低声说:“你表姐长得漂亮,人也挺好的......”

孟凡森捂在被子里,嗡嗡的应了一声,在修真世界的岁月里,他多久没接收到他人真正的善意了,全都是尔虞我诈,利益纠杂。现在他体会到的这种家人的温馨,正是他无比渴望的东西。

“不过那个沈鑫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边牧月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你可得小心你的表姐,不要越陷越深了。”

“不用你说我也知道。”孟凡森闷闷的说。

“好了,你也没什么事,安安心心在这里打吊针,打完就可以出院了。”说边牧月罢,便要离开。

“等等......”孟凡森喊住她。

“嗯?还有什么事?”

“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。”

“哦?要纸干嘛?先说好,我可不要小屁孩的情书......电话号码也不给。”边牧月调笑道,但也从病历本空白处撕了一张纸给他,并把自己胸口上挂着的笔交给他。

“那可比情书好多了。”

孟凡森拿到纸笔,在病历本背面的空白处,刷刷刷的写下一排又一排的字,写完后还在一边画了一个爱心,递给她。

“这是什么?”边牧月看着纸上写着的各种中药材及分量,虽然常见,现在都不难买到。但煎药的步骤却十分复杂,甚至不少都写着要仔细的控制火候。“这是......中药方子?”她惊讶的说。

“你是不是时常头晕目眩,每日卯时和戌时......也就是早上八点和晚上八点情况会加重,而且睡觉时会觉得手脚冰冷。若天葵至时,更会剧痛难忍,心跳低平,感觉跟快要死了一样?”孟凡森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边牧月惊讶的看着他,这是她自小以来的毛病,从小看了不少医生,也吃了不少药,中药西药都试过了也有效果。以前见习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十分有名的老中医,说她这是先天亏损,现在还没有方子可以治疗,只能慢慢补起来。虽然她也按照他说的做了,可惜收效甚微,如今开始实习了,一忙起来就更没法去调养身体。

“按这个方子上面说的,不出一个星期,你的病就能痊愈。”

边牧月是不信的,不能来个人给她一个方子,说能治她的病,她就欢天喜地的按他说的做,这样不仅别人会笑她,自己学过的知识也会让自己感到羞愧......更何况现在给她方子的,自己也才刚刚做完手术,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。

“你不信可以找个中医医生看看,别找到招摇撞骗的那种就是了。”孟凡森看见她似乎不信,补充了一句。

“而且,”孟凡森为了增强方子的吸引力,又加了一句:“这方子还能美容,天天使用,保你荣光换发。”

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边牧月答应把方子收下来。笑嘻嘻的问孟凡森:“你对我这么好,是有什么企图啊?”

孟凡森嘿嘿一笑,回答道:“没什么,就觉得这一天的点滴太久了,我有点急事,想早点出院,所以,想请你帮这个小忙。”

“你刚做完手术,这样不安全啊......”边牧月仿佛有些为难。

“放心放心,出了事我负责。”

“那行吧。”边牧月撕下那张纸的一角,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名字,递给孟凡森说,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,在要紧的事也没自己的小命重要啊。”

见她答应了,孟凡森笑嘻嘻的说:“知道啦知道啦,美丽的边医生。”

“油嘴滑舌。”边牧月一笑,摘下挂在病床尾部的孟凡森的病历,说“走吧,我帮你把出院手续办了,省的你还要排半天队。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