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糙汉子  >  都市  >  金牌赘婿  >  第七章:儿时的回忆

第七章:儿时的回忆

2072 2019-05-26 09:26:06

“你……我……你需要帮忙是吗?”赵慕辰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,紧张到干咽口水,目光躲闪着,一时竟不敢看苏晓婉的眼睛。

本来已经远离危险的苏晓婉,神志又有些模糊了,听出了赵慕辰的支支吾吾,她这才忽然想起,刚才迷迷糊糊地听见了他和亨利的对话,脸蛋顿时又红到了耳根。

“不要!我不要!你滚!我不要你管!我死都不要你管!”羞愤、恼怒、无助,让苏晓婉的情绪几近崩溃,双手掩面呜咽起来。

从小到大,她苏晓婉都像一只骄傲的孔雀,一切都是那么地顺风顺水,一路的成长经历也都是伴着掌声和赞誉的,况且无论是能力还是相貌,各方各面,她也都是最出众的。

只是一直都不明白,为什么父亲非要让自己嫁给这样一个普通平庸的男人,其实条件无所谓,关键是自己并不喜欢他。

嫁就嫁了吧,本想自己守身如玉,甚至手指都不会让这个男人碰一下的,因为她相信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和他离婚。

可谁知,昨晚喝多了就被这个王八蛋夺去了自己珍贵的第一次,现在还要与他再次同床共枕,目的竟然是为了帮自己解毒,心高气傲的苏晓婉是死都不肯的。

可是,要想解毒,只有……

“啊!”

想到这,苏晓婉头部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,像是无数的针扎在了太阳穴的位置,疼得她一阵眩晕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赵慕辰被苏晓婉的惊叫声吓了一跳,忙靠近询问道。

“好痛……”苏晓婉捂着头,声音都变得微弱起来,同时身体也渐渐出现了又酥又麻的灼烧感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苏晓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看向赵慕辰的眼神也开变得有些迷离。

赵慕辰望着苏晓婉,原来是催情药的药效进入最后阶段,如果再不及时解毒,恐怕她会有危险。

这时,苏晓婉无力地伸出纤细手指,轻拉着他的衣袖,发觉苏晓婉的不对劲,抬眼对上了她的灼灼目光,赵慕辰像是被电击一般,一股热流涌起,直冲大脑。

“难受……我好怕……我不想死……救我……”苏晓婉声音变得微弱,眼神中有绝望,似乎也有些许柔情。

赵慕辰再也顾不得自己的狗屁意志力和底线了,他喜欢她是事实,她是他老婆也是事实, 况且她的第一次也已经属于他了,如今不管她愿不愿意,救她才是当务之急。

手臂环住苏晓婉的肩膀,赵慕辰慢慢的贴近苏晓婉的嘴唇,看到的却是她紧闭双眼,泪水无声滑落。

此时的赵慕辰百感交集,他当然很开心苏晓婉能顺从地与他亲近,这是他一直求之不得的,只是她却不是心甘情愿的吧?毕竟她一直都那么看不惯自己。

而此时的苏晓婉,紧张到一动都不敢动,整个人被男人的霸道给笼罩着,对于这个男人的亲密触碰,她的身体竟然会有很强烈的反应,只是她倔强地把原因都归结于药物反应。

对于这件事,两人都没有那么地驾轻就熟,同样地紧张,同样地呼吸急促,同样小心翼翼摸索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忘形的两人才终于恋恋不舍地停了下来,苏晓婉经过一番折腾早已筋疲力尽,再加上药劲刚消,身体疲乏至极,顾不得满身凌乱沉沉睡了过去。

赵慕辰欠起身半躺在沙发床上,点了支烟悠悠地抽着,看着身旁熟睡的苏晓婉,这个让他十分心疼的女人,不觉间勾起了赵慕辰儿时的回忆。

六岁那年赵慕辰遇到了苏晓婉,那时的赵家和苏家有所往来,第一次见到苏晓婉,赵慕辰就觉得她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女孩。

皮肤白得像雪,眼睛乌黑明亮,鼻头小巧精致,一个小小的马尾扎起,俏皮可爱至极。

从那时起,苏晓婉就是他赵慕辰的克星,苏晓婉不在的时候,他赵慕辰就是院里的小将军,能够“号令群雄”的那种人物,苏晓婉在的时候,他从来都不敢跟这个女孩儿说话,每次也都是偷偷地注视着她。

苏晓婉放学的路上,赵慕辰会偷偷地跟着她,直到看着她安全到家才会离开。

一次不经意间,听到两个男生在背后议论苏晓婉,赵慕辰二话不说就要揍他们,只是那时的他矮小瘦弱,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,反被两人揍得鼻青脸肿地回了家。

那时候的他太小,不懂什么是喜欢,现在他长大了,变强了,也有了自己的小小成就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赵慕辰就是怕她苏晓婉。

是真的怕,死都不怕的他,就怕苏晓婉用那双美到不可方物的眼睛盯着他,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劫数。

对,苏晓婉就是他赵慕辰逃也逃不掉的劫数,只可惜,这个儿时便住进赵慕辰心里的女人,此刻却早已不记得他,也不记得六岁那年所发生的事情。

苏晓婉太累了,一直睡到天黑才醒过来。

当她睁开眼的时候,赵慕辰正撩起她额头的碎发,轻轻地亲吻着,吓得苏晓婉赶忙推开他,反手就是一巴掌,扇得赵慕辰一脸懵逼。

“你……你无耻!竟然还敢非礼我!”苏晓婉的脸蛋涨的通红,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。

“我警告你,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做我的丈夫,你少做梦了,我们俩是不可能的!”顿了顿,苏晓婉接着道:“还有,今天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,如果还有第三个人知道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

“你这个女人真是无理取闹,刚刚好像是我救了你吧?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?”赵慕辰指着脸上的五指印,一脸无奈地质问着面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。

“你……”苏晓婉自觉理亏,支吾着憋得小脸通红。

“再说了,什么叫做顺理成章的丈夫,老子本来就是你的合法丈夫!而且你已经睡了老子两次了,就算想赖也赖不掉!”赵慕辰原本深情款款地,这一巴掌打得他确实很恼火,故意说着气话。

“你这个无赖!臭流氓!”苏晓婉气急败坏地骂道,随手抓起沙发上的靠枕就往赵慕辰扔去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