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十七章 就是要看戏

第十七章 就是要看戏

2146 2019-06-16 09:48:59

秦大和秦大媳妇儿看着地上的衣裙,呆住了。

秦大媳妇儿更是没想到苏雪会拿着这个当证据,当时在凉棚换下衣服,两人就怕苏雪怀疑,当时就把衣服给碰到了凉棚后面的垃圾堆里。

以为做得天衣无缝,没想到还是被苏雪发现了。

屋里躺着的黄梅儿早就想出来一探究竟了,可想到如今自己是一名“病患”,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听着外面的动静十分担忧。

有了所谓的证据,孙贺本以为秦大媳妇儿会就此承认,很显然,他还是低估了秦大媳妇儿的厚脸皮程度。

秦大媳妇儿哭哭啼啼地指着地上的衣裙:“回大人,这根本不是梅儿的衣服啊!定然是苏雪为了洗清自己故意找来的!”

“那当初黄梅儿小产,身下是否流了很多的血?”

孙贺头疼,却又不得不继续审问。

“是。”

“既然你说这不是她的衣裙,那还请你把当初黄梅儿小产的时候,换下来的脏衣裙拿出来吧。”

孙贺干脆利落,直接直奔主题。

“这……”

秦大媳妇儿给了秦大一个眼神,秦大马上反应过来:“大人您稍等,草民这就去拿。”

拿什么?当然是拿假的衣裙。

家里唯一的老母鸡被杀了,可还有不少血没用,虽然大都有些凝固了,但也好过没有,至少还能拿来应急。

苏雪就站在那里,看着两人自掘坟墓。

这两人的文化水平还真是不高,肯定料想不到还能被验出是否是人血吧!

不一会儿,秦大就拿出了衣裙,呈放在孙贺面前。

霎时,一股子的腥味儿扑面而来。

孙贺捂着口鼻,用手挥了挥。

仵作和林盛两人走上前去,开始查验那件衣裙。

秦大媳妇儿自然不懂这些,看着两人的动作,陪着笑脸问孙贺:“大人,这是……”

“查验一番这件衣裙上面的血迹。”

孙贺言简意赅,不出所料的看到了秦大和秦大媳妇儿脸上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衣裙,生怕被查出来什么。

“你们俩若是现在承认罪行,本官还能对你们从轻发落。”

孙贺看着两人紧张的神色,不紧不慢地吐出了一句话。

秦大十分犹豫,想要说出真相,却被秦大媳妇儿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
“大人,民妇没错,就是苏雪那丫头害了我们家梅儿,还请大人明察秋毫!”

秦大媳妇儿一字一句,十分肯定。

一旁一句话都没说的苏雪挑了挑眉,站在那里继续冷眼旁观。

可孙贺却转眸看了过去:“苏氏,你有什么话要说的?”

苏雪只好上前一步,在秦大媳妇儿杀人一般的目光中,抹着泪:“大人,实在是冤枉啊!民女没什么可说的,只求若是大人查出了真相,还请大人还民女一个清白!”

说完低垂着头,只顾着擦眼角的泪水。

秦大媳妇儿忍不住想要反驳,却被孙贺一个眼神扫过来,只好讷讷的闭上了嘴,一双眼继续盯着衣裙看。

没过多一会儿,仵作便鞠了一躬,恭敬地回答:“大人,已经过查验,此件衣裙上面的血迹,并非人血,确是鸡血无疑。”

秦大媳妇儿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没想到仵作还能查出来血液来源,苍白着一张脸,身子顿时摇摇欲坠。

秦大也顾不得扶着秦大媳妇儿,“扑通”一声就跪了下来。

正要承认所有的罪行,谁知秦大媳妇儿也很快反应了过来,猛的跪在了秦大旁边,掐了秦大一下,干嚎了起来。

“大人,民妇有罪,那连衣裙民妇嫌脏,早先已经扔了,这并不是梅儿之前穿的那件衣服!”

扔了?

苏雪心里发笑,这秦大媳妇儿为了脱罪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!

只可惜,她的如意算盘全都被打破了。

“那件被你扔了的衣裙,扔到哪里去了?”孙贺丝毫不给秦大媳妇儿机会,俨然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。

“这……”

秦大媳妇儿犹豫起来,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秦大在一旁无奈地叹气,既然如此,再扯谎下去,一旦发现就是更严重的罪行等着他们。

秦大不顾秦大媳妇儿死死瞪着他的眼睛,用力磕了个头:“大人,草民都招了,还请大人从轻发落啊!”

孙贺清了清嗓子:“只要你从实招来,本官会考虑酌情为你从轻处理。”

秦大忙不迭地将事情从头到尾都招了,包括自己被秦大媳妇儿指使着跟踪苏雪一事,招了个干干净净。

秦大媳妇儿睁大了双眼,没想到秦大把所有事情都吐露干净了,被气得失去了理智,一双手伸过去就要去挠秦大的脸。

“你这老不死的,说出这么些话来做什么!想让我们都坐牢吗!”

嘴里骂骂咧咧的,十分难听。

秦大被挠,门口又有那么多村民凑热闹,他只觉得脸都被丢得干干净净了。

孙贺猛拍桌子,沉声喝道:“官府面前如此胡闹,成何体统!”

只可惜秦大媳妇儿已然失了理智,根本听不到孙贺的呵斥,秦大推不开缠人的秦大媳妇儿,两人在院子里就这样扭打了起来。

苏雪再镇定自若,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场面。

精彩啊精彩,她可是从未见过有人打的如此凶狠。

苏雪瞪大了双眼,若不是因为自己是苦主,她早就搬着小板凳,坐在门口那些村民旁边,边嗑瓜子边和他们唠嗑着对秦大媳妇儿指指点点。

孙贺却气得额角青筋凸起,吩咐官差将两人费力分了开来。

两人身上都是灰尘,秦大媳妇儿这个时候总算恢复了神智,知道事情无法挽回,却还想着为自己脱罪。

“大人!”秦大媳妇儿声泪俱下,却不知道如今她鬓发散乱,一脸的灰尘,再流出些眼泪出来,看起来十分狼狈又滑稽。

“民妇冤枉啊!一切都是我丈夫指使的,您可要为民妇做主啊!”

外面的动静吵吵嚷嚷的,黄梅儿自然把一切都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等听到秦大把一切都招了,黄梅儿吓得脸色雪白,下了床就要收拾东西从后门逃走。

她可不要坐牢啊!

屋里叮咣直响,孙贺皱眉,吩咐官差进屋查看情况,顺便把黄梅儿也叫出来。

官差领命,不一会儿就押着手提包袱的黄梅儿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黄梅儿一身狼狈,衣衫散乱,手里紧紧抓着包袱不放,看着院子里一地狼狈,身子晃了晃,险些晕了过去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