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十六章 虐死你们这些渣亲戚

第十六章 虐死你们这些渣亲戚

2152 2019-06-15 09:28:21

出门的官差沉声发问:“何人在此击鼓鸣冤?”

苏雪忙凑了上去,屈膝行礼:“官爷,小女苏氏有冤在身,望大人为我洗清冤屈。”

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,眼泪说掉就掉,苏雪自己都十分佩服自己,就差再给自己颁一个最佳演技奖了。

官差似是被苏雪隐忍的表情打动了,声音不由软了几分:“姑娘且在此等候,容我去通禀大人一声。”

说完就转身离开,大门再次随之紧闭。

不远处的秦韶看着苏雪下一秒神情就恢复了平静,微微讶然,不过一瞬,嘴角却轻微地上扬了几分。

这小丫头片子,还真是个有趣的人。

官府大门再次打开的时候,苏雪又换上了一副委屈的模样,和林盛一起走进了官府。

官府的孙贺已经在等着她了。

苏雪一见到孙贺,什么也不说,先行了一礼,就垂下双眸,眼泪开始扑簌簌地往下掉。

“姑娘,你有何冤屈,大可说与本官。”

孙贺也是无奈,若不是季天佑来了一趟特别交代过,按照流程,他怎么也不会亲自去见苏雪的。

眼前姑娘梨花带雨,他最怕女人哭了。

苏雪抽抽搭搭的,但还是把事情前前后后都说清楚了。

孙贺从季天佑口中已经知道了一些事实,又耐心地听了苏雪又说了一遍。

他故作深思了一番,才开口问道:“你说你是被冤枉的,可有什么证据吗?”

苏雪忙看了眼林盛,林盛将那团充满血污的衣裙递了上去。

又低声说:“大人,草民已经验过,这是货真价实的鸡血,绝非人血。”

饶是如此,还有的流程还是得走,孙贺让人把仵作请了上来,又捣捣鼓鼓不知道弄了些什么。

末了仵作也得出了同样的结果。

看来的确是秦大一家陷害无疑。

孙贺今天本来还想在家清闲自在一会儿,这下事情找上门来,他也只能先把眼前这件事情给处理了。

“这样,本官今日也无事可做,索性便陪你去现场看看罢。”

苏雪感激得抹了一把泪:“多谢大人!”

三人便一起往摊子上去了。

到了摊子上,却发现原先摆放摊子的地方却是空无一人。

人呢?都跑哪去了?

一旁的摊贩见是苏雪折返回来,好心提醒她:“姑娘,你娘让我给你捎个口信,她给秦大一家雇了马车,几个人把摊子收了,已经回家去了!”

回家去了?还给那一家子雇了马车?

呸!秦大这一家还不够格做她婆婆雇佣的马车呢!

苏雪心里腹诽,却为难地看向了孙贺。

孙贺颇为头疼,但还是吩咐下人把府里的马车牵了过来:“既如此,这件事需得有个了结,姑娘带我回去看看吧。”

还真是位为民的青天大老爷!

苏雪又夸了孙贺一通,几人坐上了马车,向着村子里出发。

身后跟着的秦韶看着几人离去,黑眸低垂,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良久才跟了上去。

村子里。

秦大跟丢了苏雪,自然是不敢跟秦大媳妇儿将真话的,只说看到苏雪拐进了一个胡同里面。

秦大媳妇儿不疑有他,知道苏雪没骗人,心头更是欢喜了。

他们一家刚回到家,就让赵氏去买些滋补的东西给送过来,催促着她赶紧离开。

赵氏知道自己儿媳心中有主意,怕扰了她的计划,就期期艾艾地应了一声,又担忧地看了黄梅儿一眼,转身走了。

赵氏一走,黄梅儿就卸下了全身的伪装,懒趴趴地躺在床上:“娘,我都快累死了,苏雪到底什么时候把银子送过来啊?”

秦大媳妇儿眉梢间都是笑意,抚摸着那个簪子:“反正只要她今天拿不来银子,咱们就把这根簪子给当了,清儿的身子也该补补了。”

黄梅儿喜滋滋的凑了过来,挽着秦大媳妇儿的胳膊撒娇:“娘,儿媳的衣裙也该换新的了。”

秦大媳妇儿心情好,爽快的点了点头:“回头娘就带你去县上的绸缎庄上面看看,给你和清儿一人做两身新衣服!”

黄梅儿脸上笑意更甚:“谢谢娘!”

说完就起身去了院子里,往躺椅上一躺,眯着眼睛,懒洋洋地就开始晒太阳。

院门忽然被敲响,黄梅儿“蹭”的一下站起了身子,三两步就回到了房间,躺在床上又是一脸苍白无力的样子。

秦大媳妇儿心中更高兴了,去了厨房,手忙脚乱地开始烧火熬汤。

而秦大定了定心神,脸上的欣喜止都止不住。

这苏雪定然是把银子带了回来了!

“苏雪,银子带来了吗?你堂嫂现在更难受了,你赶紧把银子拿来,我好去买药。”

强忍着心里的喜意,秦大淡定地开了门。

只是那眉梢之间还是能看出些端倪。

门一开,秦大有些愣住了。

门口不止苏雪一人,她身边身旁还站着两个人。

其中一人通身气派,身后还跟着不少官差。

门口村民们都围观了过来,三五成堆凑在一起看热闹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秦大有些发蒙,孙贺却先开了口:“这里可是秦家大房一家?”

秦大下意识点头。

孙贺拂了拂胡须,清了清嗓子:“本官得知你家诬陷侄媳妇,为了查明真相,特来巡访一番。”

诬陷侄媳妇?

秦大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,厨房里听到动静的秦大媳妇儿却先奔了过来,看着孙贺就是跪下来一顿哭嚎。

“作孽哟!大人您可要为民妇做主啊!”

秦大媳妇儿哪里还不明白苏雪跑出去的原因?

又狠狠剜了秦大一眼,竟然骗了她!

当下就开始哭天喊地地开始喊冤枉。

“苏雪那贱丫头怕我们梅儿偷了她的方子,竟下此毒手,推了梅儿,让她失了我们家第一个孩子,竟然还要向大人恶人先告状,大人,您可不要听信苏雪的话啊!”

孙贺皱了皱眉:“你起来说话,这样子成何体统!”

秦大媳妇儿忙应着站起来,将孙贺迎进了院子里。

苏雪挽着婆婆赵氏的胳膊,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和林盛一起跟着孙贺走了进来。

秦大媳妇儿看着苏雪安安稳稳地站在那里,心头不甘心,但又看着孙贺就坐在那里,也不敢过分,心中一动,又要跪下来哭嚎。

孙贺听见秦大媳妇儿那尖利刺耳的嗓音就烦躁得慌,当下挥了挥手,直奔主题。

他把那件衣裙扔在了秦大一家子面前。

“这是你儿媳黄梅儿当初小产的时候穿的衣裙吗?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