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十八章 真相大白

第十八章 真相大白

2037 2019-06-16 17:17:25

大势已去,自己一家在如此的铁证面前,到底是翻不了身了的。

黄梅儿双腿一软,直接跪在了地上,嘴里却一直不肯死心地为自己鸣冤。

“大人明鉴,当初在摊子上,是有一名大夫为我看诊,也得出了诊断,民妇确是小产无疑啊!”

黄梅儿不肯认罪,最大的依仗,还是那个摊子上的大夫给她的诊断。

她从袖口处拿出一张方子,双手呈了上去,面上那叫一个诚恳,“这是那位大夫为我开的方子,大人尽可查看。”

孙贺看了一旁的侍卫一眼。

侍卫马上接过那张方子,递交给了林盛。

林盛仔细看了上面的药材,也不得不点了点头,“孙大人,这的确是女性小产后养身子的药方,没有什么疑点。”

药方上是看不上什么,现在也只能从那个假冒的大夫那里入手了。

孙贺又问黄梅儿:“你且说说,那大夫姓甚名谁,是哪家医馆的大夫?”

黄梅儿愣了愣,她可不知道大夫是冒充的,也没看到不远处秦大媳妇儿拼命给她使的眼色。

想起之前苏雪问的话,黄梅儿只想赶紧脱罪,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:“大人,那人是回春馆的林盛林老先生。”

若不是这么多人在,林盛在一旁简直要气得跳脚。

这年头,竟然还有人敢假冒他的名头行医,招摇撞骗!

虽然他在回春馆名气不如苏老先生,可也是病患口中口口相传的好大夫,几时受过这样的侮辱!

孙贺看着真正的林盛就在身旁,脸色也不由得沉了沉:“黄氏,你可确定?”

黄梅儿有些迟疑,被孙贺的表情吓了一跳,但还是用力点了点头:“当初堂弟妹问了那位大夫,那大夫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不管怎样,当初还是苏雪开口问的,和她可没什么关系。

孙贺看向了苏雪。

苏雪表面一副受害者的样子,心里正饶有兴致地旁观这场大戏,冷不防被孙贺看了一眼,忙用绣帕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。

“大人,”她抽噎着,“的确是的,因为民女还想要大夫为堂嫂日后看诊方便,就问了那位大夫的名号,堂嫂说的确实无疑。”

“只是……”苏雪看向了林盛,屈膝行礼。

“当民妇去了回春堂,才发现被骗了。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林老先生,先前为堂嫂看诊的那位,不过是用来骗人的把戏罢了。”

苏雪说完之后,黄梅儿一脸诧异地看着林盛,满是不可置信,“怎么……怎么可能呢?”

她看向秦大媳妇儿,这才发现对方一脸灰白。

黄梅儿马上就磕了一头,“大人,是民妇记岔了,眼前这位先生便是当初为我看诊的大夫!就是她为民妇诊看的!”

“你!”

黄梅儿的改口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,最气愤的要数林盛了。

林盛再好的脾气,也都要被黄梅儿的反咬一口给气死了。

他干脆向孙贺行礼,语气生硬,压抑着满满的怒气。

“孙大人,您大可以去询问今日回春堂的看堂小药童,他可以为草民作证,草民一整日都在回春堂为病人上药包扎。”

既然如此,孙贺也不再犹疑,唤来了另一个侍卫:“你去回春堂,将今日看堂的药童请来,府医若是在府中,也一并请来了吧。”

黄梅儿脸色一白,还想外说什么,侍卫却已经领了命令下去。

没过一会儿,那药童和官府的府医一同乘坐马车来到了院子里。

两人行过礼之后,孙贺便问那药童道:“你可如实说来,林大夫是否今日一整日都在府中?”

药童看了眼孙贺,恭敬地回答:“回大人,林老先生今日一整日都在堂中为人包扎伤口,从未外出一次。”

孙贺看了一眼黄梅儿,没有说话,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“既然黄氏说了谎,那小产一事,黄氏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孙贺良久才开口,询问黄梅儿。

黄梅儿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,孙贺又看向府医,“大夫,你为黄氏看诊一次,看究竟是否真的小产。”

府医点头正要上前,黄梅儿却护住自己,惊慌的摇头,“大人,民妇并未小产,求大人原谅我吧!”

事到如此,已经真相大白了。

苏雪也终于能长吐出一口气,看着秦大这一家子,轻轻地挽住赵氏的胳膊。

赵氏也明显松下了身子,站在那里看事情如何收尾。

黄梅儿凄惶着一张脸,把事情原原本本的招了一遍,和秦大所叙述的别无二致。

一旁有人在做笔录供词,黄梅儿说完了,笔录也写完了,签字画押的时候,有侍卫来报。

“大人,属下们在县城在县郊和官道处,发现了一个十分可疑的人,经线民指认,正是冒充林大夫的那位江湖骗子。”

嗬,正说着,这骗子总算是来了。

“将他带上来。”

那骗子唯唯诺诺的,头低垂下来,被侍卫推搡着进了院子里。

一看到黄梅儿和坐在那里的孙贺,那骗子马上就跪了下来。

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:“大人小的都招了。”

那话说得十分顺嘴,似乎已经说了很多遍了。

嘴里吐露出来的,正和秦大口中的一模一样。

着骗子是个惯犯,经常以别人的名字用来行医撞骗,被发现了就进牢里坐几天牢,出来之后照样继续行骗。

每次行骗都用不同的名字,是以有不少人被他忽悠到,却有口难言。

事情有了定论,孙贺沉吟片刻,定下了几人的罪名。

“黄氏陷害他人,秦氏及时认罪,将功补过,罚十大板子,其妻子吴氏勒索亲侄,和黄氏一同被判关押地牢半年。”

他又看向那个骗子。

骗子老头还以为跟往常一样,关个几天就出来了,跪在那里也不说话,等着孙贺给他定罪。

“至于这个骗子,经常行骗屡教不改,关押地牢一年并劳动服役两年,来人,将这三个人都带下去吧。”

那老头彻底傻眼了。

关押一年,他可是连一周都忍不了的。

秦大一听结果,“扑通”就跪了下来,“大人,您行行好,从轻发落吧!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