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十五章 大夫果然是假的

第十五章 大夫果然是假的

2131 2019-06-14 09:18:31

不多一会儿,小药童一个人走了过来,向着苏雪行了一礼:“姑娘,林老先生已经忙完了,请随我来。”

苏雪站起身来,跟在了小药童身后。

秦韶也起了身,默不作声地跟着两人。

小药童奇怪地看了秦韶一眼,今天这是怎么了?放着有名的苏老先生不看,硬要去找负责伤残病患的林老先生看病。

算了算了,自己不过是回春堂一个小药童而已,管那么多做什么?

倒是苏雪瞥了瞥身后的秦韶,目光游移不定。

这公子跟过来做什么?莫不是跟她一样,被这位林老先生给骗了?

不然坐堂的苏老先生这般有名,为什么非要跟着自己,找一个只负责病患的糟老头子?

想到这里,苏雪越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看着秦韶的时候,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同情的目光。

秦韶感觉到苏雪的视线,抬了抬眸子,不明白苏雪为何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他哪里值得同情了?

真不知道这丫头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。

小药童尽职尽责地将苏雪请进了伤病患者的房间,指了指角落摆满了药罐子的桌案,一名看着正低头伏案,不知道在写些什么。

发须皆白,看不清面貌。

“姑娘,那就是林老先生,您请自便。”

小药童行礼,苏雪忙回了过去:“有劳小兄台了。”

苏雪敛了神色,慢慢走了过去。

若真是她想的那样,事情就好办了。

“林老先生,”苏雪语调微扬,“您现在有空吗?”

林盛缓缓抬头,看着面前俏生生的小姑娘,语气和蔼:“姑娘,您找我?”

他也是纳闷,平时就算他坐诊,都不会有很多的病患找他看诊,如何今日她不坐诊,这姑娘放着好好的苏老先生不去,非要找自己?

苏雪也微微露出来讶异和不可置信。

面前的老者哪里是刚才在摊子上遇到的那个老头?

这位老者面色可亲,平易近人,长长的胡须被拢在手心,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意味。

苏雪豁然开朗,心里的疑惑在霎那间就得到了答案。

这年头,名字都能是借用的。

街头那位假“林盛”,可是刚刚骗过了她,在她眼皮子底下溜走了。

那摊子上出现的大夫,定然是秦大一家早就安排好了,配合着演了一出戏的骗子。

都跑了这么久了,那骗子估计也找不到了。

“林老先生,”苏雪心中也不多想,将怀里揣了许久黄梅儿的衣裙拿了出来,“劳烦您给看看,能看出来这是什么血吗?”

秦韶虽然已经猜到了苏雪的意图,但还是不由多看了她一眼。

那衣服上被沾染满了鲜血,看起来分外可怖。

林盛十分惊讶,用指尖挑起一部分干净的地方,轻轻闻了闻。

“姑娘可否告诉老夫这衣服怎么来的吗?”

林盛正了神色,眉头微蹙:“您告诉老夫这是怎么来的,老夫再去查一查这究竟是何血液。”

倒是个负责任的医者,苏雪敛了神色,万分严肃地将摊子上发生的事情,又重新叙述了一遍。

听完全程,林盛绕是再好的修养也被气得脸色青白: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还有这等不知羞耻之人,借老夫的名号去招摇撞骗,坏老夫的名声!”

他这次接衣服接的义不容辞:“姑娘在此稍候,待老夫好好验看一番。”

苏雪淡定地回了一句话,就坐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了。

林盛这才注意到有个男子也跟在了他身后。

他又看了眼苏雪,苏雪摆了摆手:“我不认识他的。”

林盛向前走的脚步微微顿住:“公子可有何事?验看血液还需要一段时间,公子若是繁忙,不如老夫先为您诊看一番。”

秦韶十分淡定地站在那里:“不妨事,老先生自去忙吧。”

林盛奇怪地看了眼秦韶,这才走远了。

秦韶摸了摸鼻尖,长腿一屈,又坐在了苏雪旁边。

苏雪顿时压力大了起来。

她怎么觉得这人周身气压,比刚才低了许多?

啧啧,这般禁欲范,也不知会便宜哪家姑娘。

苏雪正在感叹着,林盛已经从角落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她忙跟上前去,身后的秦韶也不自觉地竖起了耳朵。

林盛摇了摇头,指着那团血污的衣裙:“我还真以为……谁知不过是一团鸡血而已。”

鸡血?

秦大一家还真是豁出去了,这么多的鸡血,看来家里还不到真的穷的叮当响的地步。

对农村人来说,鸡可是非常重要的东西。

能杀了一只鸡来诬陷她,可见秦大媳妇儿笃定了她不会深究下去。

“老先生,能请您帮小女一个忙吗?”

林盛还在惦记着被冒名顶替的事情,心中积着郁气:“姑娘且说,若是想让老夫为您作证,咱们即刻就走吧。”

苏雪眼珠子转了转,哀哀戚戚地向林盛行了一礼:“那便多谢老先生了,有您作证,必然能够洗刷小女的冤屈。”

这小姑娘,平白遭受这么大的委屈,也是可怜。

林盛叹了口气,又看向秦韶,温声道:“公子,您身体有何不适?”

秦韶一愣,随即站起身来,淡淡颔首:“老先生若是有事便去忙吧,在下排苏老先生的队便是。”

苏雪看了他一眼。

还真是个奇怪的人,等了林盛那么久,最后又不看了。

林盛也没说什么,淡淡点了点头,收拾了东西和小药童打了声招呼,跟着苏雪就出了回春堂。

两人刚离开回春堂没多久,季天佑就急急忙忙走了进来。

“何事?”秦韶边往外走,边冷声询问季天佑。

“主子,那大夫已经被属下控制住了,将行骗的过程都招了出来,现在只等您的吩咐。”

季天佑跟在秦韶身后,累得直喘粗气。

秦韶半天没说话,只脚步不停,依旧跟在苏雪两人身后。

良久,他才盯着苏雪的背影,慢慢开口,低声吩咐了季天佑几句。

季天佑听完眼睛都亮了起来:“是!属下这就去办!”

说完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。

苏雪跟着林盛在官府门前站定,却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身后。

奇怪,她今天怎么老觉得有人在跟踪她呢?

可身后熙熙攘攘的都是人群,她哪里能看出来是谁在跟踪她?

门口处就是一张大鼓,苏雪不再多想,拿起一旁的鼓锤就是一顿敲。

声音沉缓有力,不一会儿,紧闭的官府大门就被打开了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