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二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

第二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

2052 2019-05-31 09:10:28

若是她这番话是真的,她便信她这一回。

赵氏擦干眼泪,拽着苏雪就往回走。

邻里见了,纷纷叹了口气,回家去了。

毕竟谁也不想闹出人命来。若是秦家媳妇真是一番好心,却被他们逼得跳了崖,他们这帮人良心上也过不去。

苏雪躲过一劫,这才扶着赵氏回了家,将婆婆安顿好,自己进柴房砍了些柴火,整整齐齐地塞进灶膛里,拿了个火折子点着了。

原主从未生过一次火,赵氏不放心,便悄悄跟了过去,躲在门口看着。

只见苏雪拿起水瓢,往锅里添了些水,转而直奔屋子角落里的几个大缸。

苏雪掀开盖子一看,半人高的米缸看上去空荡荡的。伸出手朝里面抓了一把,直接碰到了缸底,指甲都要撞断了。

她倒吸一口凉气,掀开其他几个缸看了看,都是空空的。唯独最后一个用泥捏的一个小瓦罐里,有那么一小把玉米面,还有那么几颗小米粒。

“唉,家里米都没了,这日子可怎么过呀?看来只能好好想想办法了。”

只是眼看着揭不开锅了,原主非但不帮着分担,还偷婆婆的簪子,着实可气又可恨啊。

苏雪叹了口气,将那几颗米粒淘洗干净。等水开了,和那把玉米面一起扔进锅里。

赵氏看着她娴熟的动作,稍稍放心了些,回屋等着去了。

她前脚刚走,苏雪后脚就从一个缸里拿出一些散碎的肉来。

这肉眼色都暗淡了,闻上去骚气得很。苏雪只能拿起姜蒜料酒等涂在肉上。

等腌得差不多了,她又将肉剁碎了放进锅里来回翻炒。

几次下来,屋里肉香四溢,闻不到半点腥味儿。

末了,将这些肉末末撒进玉米粥里,看上去好吃得紧呢。

苏雪将两碗热乎乎的小米粥端自婆婆跟前,甜甜一笑:“娘,您尝尝,看合不合您胃口。”

“嗳。”

赵氏殷切地应了一声,拿起勺子搅了搅粥,神情却有些顾虑。

毕竟她之前连火都不会生,这做出来的饭……

苏雪连忙站起来:“您是不是不爱喝?要不我再给您重新做上一碗。”

赵氏连忙护住碗:“不用不用,爱喝,爱喝。”

“那您快喝,要不我帮您吹吹。”

“不用,我自己来就成。”

赵氏盯着面前的粥,犹豫再三,还是舀起一勺粥尝了尝,眉心当即紧紧皱在一起。

苏雪连忙将蒸好的鸡蛋双手奉上,一脸期待地看着婆婆:“娘,味道咋样?您是不是吃不惯这个味儿?我是看您老人家身体瘦弱,就从屠户那里要来点肉末加在粥里了。”

赵氏一脸诧异地吞了嘴里那口粥,连忙拿起勺子搅了搅,确实在里面看到了些许肉丁:“那屠户小气得很,怎会给你肉末吃?”

“这是他卖剩下的肉末,别人嫌膻气太重,我就要来了。您放心,我方才用调料腌了一会儿,味道都去掉了,吃着不腥的。别看这些肉末不起眼,营养可大着呢。您要是吃完了,我再给您盛一碗去。”

赵氏上下打量了儿媳妇几眼,倒像是在看陌生人似的。

末了,摸了摸她的额头:“他媳妇,你是不是哪里摔坏了?怎的忽然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苏雪握住婆婆的手:“我没事,脑子清醒得很呢。”

其实也不怪婆婆怀疑,主要是原主她脾气大不说,还不爱干活。自从嫁进秦家,就没做过一顿饭。

她这次又是熬粥又是蒸鸡蛋的,自然会把婆婆给吓到。

为了让婆婆彻底放心,她一皱眉,转身就委屈巴巴地掉了两滴眼泪下来。

“不瞒您说,我和相公成亲那日冲撞了邪祟,被那脏东西占了身子,这三年来不少给您惹麻烦。若不是您今日推了我一把,说不准我这身子还被那东西占着,我还得去当那孤魂野鬼……”

苏雪哭得情真意切,几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

赵氏向来心软,又一贯信佛。听她这么一说,已经信了七八分:“你可知那东西去往何处了?你这几年又在哪里躲藏呢?”

“我的肉身摔倒后,我就赶紧回来了,没有留心那东西。这几年我一直都在村子里乱晃,倒是学了一手好厨艺。您要是喜欢,我以后天天给您做饭吃。”

苏雪适时地露出坚强又柔和的笑容,就是一块千年寒冰,也能给捂化了。

赵氏心疼地站起身,搂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赶明儿娘就给你去庙里请个护身符回来,保你一世平安。”

“谢谢娘。”

苏雪擦了擦眼角,弱弱地应了一声。

吃好饭后,时间也不早了,她伺候婆婆洗漱之后,娘俩也就歇着了。

窗外,一直注意她们动向的男人一路飞奔,急匆匆地赶回镇上,将今日这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一个神色冷峻的男子。

男子高大魁梧的身姿在低矮的房屋里显得更为挺拔。

尤其是幽深的双眸,像是深不见底的古井一般,透着锋芒。

他沉吟半晌,缓缓开口:“此事当真?”

“千真万确。那小娘子虽说看上去不好招惹,实际上心善着呐,根本不像传言中的穷凶极恶。”

男子身侧的一个女子却不依了:“人人都说她好吃懒做,不是个称职的儿媳妇。怎么你去了一趟,就改了口了?”

秦韶缓步踱到窗前,看着外面来往的人群,神情讳莫如深。

过了半晌,他才回头扫了那青年一眼:“你继续观察,一有情况马上前来汇报。”

“是!”

第二天一早,苏雪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“来啦。”

她脆生生地应了一声,赶紧开门去了。一拿下门栓,吱吱嘎嘎作响的木门就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,一个男人黑着脸挤了进来。

苏雪愣了一下:“爹?”

“你个傻闺女啊!你还记得你爹啊!”

中年男子哭嚎一声,一把将她揽进怀里,用力拍着她的背:“你可让爹担心死了啊。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让我们怎么活啊!”

在男人哭天抢地的干嚎声中,一个体态略微丰盈的妇人跟了进来。望了苏雪一眼,两行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