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十二章 做局给谁看

第十二章 做局给谁看

2101 2019-06-11 09:12:53

最先慌乱起来的就是赵氏。

不过短短一会儿的时间,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闹出了人命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一向有些镇定的赵氏看着地上躺着的黄梅儿,想要上前看看情况,却被秦大媳妇儿给拦住了。

“你别过来!”秦大媳妇儿护住躺在地上的黄梅儿,“梅儿已经被你们给害得失了一个孩子,你还想要做什么!”

赵氏踟蹰,有些讷讷的:“我只是想看看梅儿有没有事……”

秦大比秦大媳妇儿更加激动:“梅儿现在已经是这样了,你过去难不成还想要再次加害于她吗?”

赵氏被秦大吼得吓了一跳,苏雪也看不下去了,直接上前将婆婆赵氏护在了身后。

她怎么觉得,黄梅儿恰巧摔倒,又恰巧见红这件事怎么就这么蹊跷呢?

苏雪挑了挑眉,看着地上一脸痛苦神色的黄梅儿,却一脸的关切之意。

“大伯,大伯娘,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”苏雪嗓音里满满的都是愧疚,“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赶紧寻个大夫,好好为堂嫂诊治一番。”

“不行!”

秦大媳妇儿想也不想,第一个出口反对。

“梅儿看这样子小腹不显,如今又见了红,”她哭嚎着指向黄梅儿身下的衣裙,“血都就这么多了,怎么可能还保得住?”

苏雪顺着秦大媳妇儿的指尖看了过去,只见黄梅儿紧紧抓着的衣裙处血迹斑斑,殷红色沾染满了半个衣裙。

活像盛开的花,妖娆至极。

流了这么多的血,黄梅儿还能有力气歇斯底里的抹眼泪,还真是苦了她了。

苏雪虽然不懂得妇产科,但也知道即便是一个成年人,失了这么多的血,早就已经因此休克了。

她心里冷笑秦大一家不入流的小伎俩,脸上却是满满的愧疚之意。

正要说些什么,轻纱外却突然跑进来一个手拎着箱子的中年男子,脸上满是汗滴。

他看了一眼苏雪,抚着花白的胡子轻轻咳嗽了一声:“是哪个看诊?”

秦大马上就迎了上去:“大夫,您可算是来了,快看看我这儿媳妇,孩子还有救吗?”

那大夫拎着药箱看向了里面躺在地上的黄梅儿,又看了看衣裙上的鲜血,神色大惊,马上凑上前去为黄梅儿把脉。

苏雪扬了扬眉,她可是注意到了那老头把脉的时候的动作。

片刻,那老头遗憾的摇了摇头:“这位夫人,您家儿媳妇儿因为失血过多,孩子已然是保不住了。”

秦大媳妇儿闻言更是搂着黄梅儿痛哭出声:“我可怜的孙儿啊!梅儿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黄梅儿捂着肚子回抱住秦大媳妇儿:“娘……我的孩子!”

那老头装模作样地开了张方子,交到秦大手里:“每日煎服,好好调养就是了。”

秦大接过方子,正要将那老头子送走,只听苏雪忽然走了过来,真情意切地拉过那老头的胳膊。

“大夫,您能仔细跟我说说,我堂嫂身体状况如何?”

说完还叹了口气,眼圈马上就红了起来:“都怪我不小心,竟不知道堂嫂有了身孕,只是怕她劳累而已,谁知她也是不小心,不小心摔了一跤,孩子就……”

那老头拎紧了手里的药箱,忙跟着苏雪点头附和:“孕妇不小心,你也不能不注意啊!今日还好没有伤及病人性命,和你大伯娘好好谈谈,看怎么弥补吧!”

说完就想走。

“等等!”

苏雪又唤住了那老头子。

看样子不太对劲啊!这个老头怎么也不像是个会行医的。

秦大媳妇儿不乐意了:“我说苏雪,大夫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你还想做什么?难道大夫还能骗你不成?再说了,我们梅儿分明就是被你给推了的,你怎么为了推卸责任就说她是自己摔倒了的?”

“谁会故意摔倒,还把自己孩子还给摔没了的?”

秦大也怒声斥责:“现在还不赶紧想想怎么解决?你今日若是不给出个说法,咱们就官府见!”

苏雪看着这两个人有些急眼,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想法。

她像是被吓到了一般,哽咽着叹了口气:“大夫,我只是想问一下您是哪家医馆的,名号是何,到时候还请您来给我堂嫂复诊呢。”

那老头踟蹰犹豫地看了秦大夫妇一眼,支支吾吾,良久才冒出一句话:“老夫是回春馆的坐堂大夫林盛,姑娘也是心善,看样子今日也是无心之失,老夫就不打扰你们解决家事,就先告辞了。”

“回春馆的大夫啊!”苏雪忙态度恭敬了许多,“那老先生先走吧,我们就不送了。”

那老头见状,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,面上也明显放松了许多:“老夫就先走了。”

苏雪看那大夫的反应,心下已经了然,也不再去看他,转而看向了依旧躺在地上的黄梅儿。

轻纱外的人虽然看不太清究竟发生了什么,可也将里面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“我看这包子铺的姑娘也真是的,堂嫂昨天还十分热心的想要来帮忙,今天可倒好,就这么被推倒在地,还失去了一个孩子。”

“我看不是的吧?你没听那姑娘说么?怕堂嫂劳累,也不好意思让她帮忙,是她自己不小心给摔了的!”

“堂嫂……”苏雪暗里掐了自己一把,一双眼睛马上就红了起来。

“今日都怪我不好,不知堂嫂您怀了身孕,”苏雪假模假样地擦了擦眼角,“大伯娘,您放心吧,该给的赔偿我是一分都不会少你们的。”

秦大媳妇儿这才缓了神色,只是脸色仍旧不怎么好看:“我们梅儿身子娇弱,就想着为你们多搭把手,结果还把我宝贝孙子的命给搭进去了。”

“也不多,苏雪,一百两银子,你把钱赔了,这事也就算过去了。”

秦大媳妇儿倒是一点都不含糊,张口就是一大笔钱财。

一百两!

这秦大一家怕不是想来抢钱的吧!

暗地里一直在听消息的秦韶心下一紧,看着离去的那个老头,给了季天佑一个眼神。

季天佑马上心领神会,默默退了出去,跟在了那老头的身后。

秦韶一双眼眸半眯起,透过那半透明的轻纱,冷厉地扫视着屋里秦大那一家三口,脸色已经冷了七八分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