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七章 偷鸡不成,蚀把米

第七章 偷鸡不成,蚀把米

2046 2019-06-10 16:55:04

苏雪清脆的吆喝声传了过来。

秦大这才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她们咋卖起包子来了?”

“谁说不是?方才我还看见苏雪从当铺里赎回簪子了,手里还捧了一把碎银子。我看呐,多半是那对老不死的偷偷给了她钱,要不然他们哪来这么多钱?”

“不会不会,我爹娘不会那么做。”

“说你傻你还真把自己当傻子了。你爹娘在世的时候,就一直住在咱们家。吃咱们的喝咱们的,逢年过节只给孩子几个铜板。这钱不是他们拿了,还能是谁?今天不把这笔账算清楚,我的名儿就倒过来写!”

秦大媳妇儿丢下这句话,气势汹汹地杀了过去。

秦大叹了口气,连忙跟上。

苏雪正忙着向来往的人介绍自家包子的时候,就见秦大媳妇儿黑着脸来了,看样子像是来找茬的。

她心里已经开始防范着了,脸上却仍旧带着笑:“大伯娘,您也来逛集市呀?”

“逛屁个集市!我们今儿个过来,是有事情问你们!”

“您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?非得来这闹市嚷嚷?这要是被人瞧见了,到头来看的还不是咱们秦家的笑话?”

秦大媳妇儿的气焰越发旺盛,一手叉着腰,一手指着她们婆媳的鼻子,大声斥责:“你们能做出私藏家产的丑事,还怕被人笑话?既然大伙儿都来了,就不防过来评评理,看这平日里装模作样的秦家二媳妇,究竟是个什么货色!”

纵然赵氏一向为人温柔和善,如今被人这样提着耳朵随意谩骂,也来了火气,当即红了脸:“当年秦韶他爷爷和我们分家的时候,一分钱都没给我们,我们如何就私藏家产了?当初踏出秦家家门的时候,她奶奶当着父老乡亲的面搜了我们的身,连一粒米都搜了出来。可如今,你凭什么这么污蔑我们?”

“你们是没拿走东西,可你敢说他爷爷奶奶没偷偷接济过你们?别看他们老俩口打着给我们种地的幌子,实则把存余下来的钱都给了你们,不然你们哪来的钱摆这个包子摊?”

秦大连连点头:“就是就是!分明是你们狼狈为奸暗度陈仓!”

赵氏自幼饱读诗书,通情达理。如今被这帮不讲理的人缠上,自然骂不过他们去,气得眼眶都红了。

末了,只能据理力争:“自从分了家,韶儿爷爷奶奶何时看望过我们娘俩?就算在街上碰见了,也看都不看我们一眼。平日里全靠我给别人家做些缝缝补补的活计,才能勉强度日。你们倒好,竟来泼我的脏水。”

秦大媳妇听了,骂得更凶了。

那副竖着指头唾沫横飞的模样,活脱脱一乡野泼妇。

秦大站在一旁不时应和几声,一副狐假虎威的模样。

苏雪算是看明白了,敢情是有人看她们摆了摊位眼红了,就来砸场子来了。

这种把戏,她上辈子见多了。

他们这些吵吵闹闹的手段,还真是上不了台面。

她靠着桌案打了和哈欠,摆了摆手:“各位别吵,请听我说两句。当初我相公的爷爷奶奶和我公公婆婆分家的事情,村子里的人都知道。平日里两家人如何相处,别人也都看在眼里。各位若是对这些事情感兴趣,倒不如改日去我们村里瞧瞧,找几个人问问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
“再者,这包包子的面是我用猪肉换来的,各位乡邻可以作证。至于赎回簪子剩下的钱,那是昨儿个有人上门问我买包子赚来的。这么说,大家都明白了吧?”

秦大媳妇很不服气:“包子谁都会做,你说是你卖出去的,别人就信了?”

“就是!就是!拿出证据!”

一旁的人跟着叫嚣。

赵氏一脸担忧地看着她:“雪儿,这可咋办?万一……”

“娘,有我呢,您就放心吧。”

苏雪自信从容地从笼屉里拿出两个包子,掰开几瓣分给周围的人:“包子确实人人会包,可不见得人人都能包出好吃的包子。不说别的,我这馅料可是祖传秘方,一般人还真吃不到这种味道的包子。”

“味道真的很不错!好吃!”

人群中,发出一声惊叹。

紧接着,赞叹声越来越多。

“这馅料确实鲜得很呐,比我婆娘包得好吃多了。”

“这是我这辈子吃得最好吃的一顿包子了,猪肉都没这包子好吃。”

“娘,我想吃包子,我要吃包子。”

一个小孩儿伸出手哭闹着。

妇人一咬牙:“老板给我来两个!”

“我也要!我也要!”

“给我来五个!”

不多时,人群像是浪潮一般,一股脑地挤到摊位前,秦大夫妇被人挤出了外面,再也挤不进去了。

苏雪和赵氏忙着收钱找钱,嘴都合不拢了。

秦大媳妇看着忽然热闹起来的摊位,气得牙根都痒痒了,只能狠狠跺了一下脚,怒气冲冲地走了。

站在客栈门口的季天佑将刚才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,不信邪地打发了手下去买几个包子回来。

他就不信了,人人吃过的包子,怎能比隔壁摊上卖黏糕的生意都好?

八成,这其中有诈。

过了一会儿,手下怀揣着热气腾腾的包子,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。

他随手扔给手下一个包子后,很不在意地打开油纸吃了一口。

顿时,香喷喷的油汁和着菜馅儿涌入口腔。鲜香的味道顺着空气一路钻进鼻腔,要多香美就有多香美。

隐隐闻着,还有一股蘑菇的味道。

他连忙掰开包子,只见包子里面是大葱和蘑菇剁成的馅儿。颜色虽然偏淡了些,味道却一点都不差。

甚至吃进嘴里的时候,还有一股肉味。

不对,这味道比肉好吃多了。

他三下五除二地把那个包子吃完,揣着剩下的包子朝楼上一路飞奔,敲开了秦韶的门。

秦韶坐在案桌前研究地图,眼皮都未曾抬过一下,只是冷声问:“出了何事?如此慌张?”

“主,主子,那小娘子在外面卖包子,这包子味道实在是妙啊,您快尝尝。”

季天佑献宝似的,将包子放在他面前。

秦韶却是变了脸色:“她在外面卖包子?”

叶染

叶染

1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