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郎君,你是不是饿得慌?  >  第六章 天降银两

第六章 天降银两

2028 2019-06-04 19:05:21

想到这里,苏雪眼睛一亮,赶紧提着嗓子:“娘,赶紧拿盏灯过来,顺便把邻居大爷和屋后的小伙子也叫来,咱们今儿晚上大干一场。”

躲在屋里的赵氏听了,着急忙慌地拿着煤油灯过去:“咋?真有贼?”

“娘,不是贼,八成是野猪找上门来了。咱们把年轻力壮的男人找来,抓住野猪大家一起分。”

不怕野猪来报仇,就怕它们不敢来呢。

来两个,杀一双。来一窝,杀一窝。村里好歹这么多人,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嘛。

一想到好几十号人围着火堆烤肉吃,苏雪的眼睛越发亮堂,恨不能现在就把那野猪揪出来宰了。

赵氏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连连应了几声之后就往大门方向走。

苏雪拿着扁担,警惕地看着周围,以防那野猪蹿出来伤了她。

眼看着赵氏就要出门去了,一个不明东西忽然从外面飞到了厨房里面,直接击中苏雪的脑袋。

苏雪轻呼一声,握在手里的扁担应声而落。

赵氏听见动静后连忙折了回来:“雪儿,你没出什么事吧?你可别吓娘啊。”

“娘,您看看这地上有没有什么东西?方才我的脑袋被砸中了。”

苏雪捂着后脑勺隆起的大包,疼得眼泪都快要下来了。

“待会儿娘给你用热水敷一敷,散散瘀血。唉,家里连个当家的人都没有,苦了咱娘俩了。”

赵氏叹口气,拿着油灯弯下了腰,在地上四处找寻着。

苏雪脚一动,这才发现脚下有个白白的什么东西。拿起来看了一眼,赫然是一枚银子。

看这大小跟重量,怕是得有个三两。

“娘,您看。”

赵氏接过去看了一眼,琢磨了一瞬,笑了笑:“怕是哪个过路的闻到咱家的包子味道,就进来拿了几个。我看,这东西八成也是他翻乱的。无妨,给了钱就说明这人是个好人,不会来害咱们娘俩的。”

“可他这事做得也忒不厚道。若是想吃就进来大大方方地买几个,这偷人东西算怎么回事?况且我这后脑勺还疼呢,万一打出个好歹来,岂是几两银子能解决的?”

守在窗外的秦韶听了,倒是笑了笑。

他方才扔那银子的时候,只用了两成力道,不会让她落下什么病根的。

由此看来,她倒是个不吃亏的。

赵氏叹了口气:“你若身子不舒服,娘陪你去郎中那儿看看,左右是不能亏待了你的。”

“我没事,只是气不过。如今既然得了银子,赶明儿我就把您那簪子赎回来。”

“万万不可,眼下咱家缺钱得紧,怎能因为一个簪子白白丢了银两呢?”

“娘您放心,就算把簪子赎回来了,咱还能剩些钱呐。况且,这钱是挣出来的,可不是节省出来的。赶明儿咱早早起来蒸两笼包子拿到镇上去卖,不就赚回来了吗?”

赵氏从没想过儿媳还有这么好的生意经,当即乐得皱纹都深了几分,紧紧地握住了苏雪的手:“秦家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儿媳,是我们秦家的福气啊。”

秦韶听了,脸色也变了几分,转身融入黑暗当中。

他刚回到落脚处,就见有个人影在他的房门前不停地徘徊。

他眉心一凛,压低声音:“何人?”

袁佩容听见声响后喜出望外地迎了过来:“主子,我听手下说,您回去了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

他随口应了一句,抬腿便往里面走。

袁佩容紧紧跟在身后:“主子,如今苏氏的坏名声已经传遍相邻了。以您如今的地位和身份,大可找一位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当您的夫人,何必守着一位乡野村妇过日子?”

袁佩容面色恳切,字字占理。

“我与她成亲,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岂能另娶他人?”

“主子!您与她成亲那日,还未成夫妻之礼,即便将她休了,也不会给她增添负累。若她不答应,大可给她一笔钱财,让她余生无忧。”

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神情果断,倒像是跟苏雪有仇似的,字字针对于她。

秦韶面色难看了几分,将屋内的蜡烛点燃,回眸扫了她一眼,眼底已有几分愠怒之色。

“我外出打仗三余年,从未与她相处过,怎能就凭别人三言两语便怀疑她?况且,我倒是觉得她和传闻中的不一样。”

“主子!”

“天色晚了,袁副将回屋歇着去吧。此乃我秦家私事,袁小姐日后休得多管。”

秦韶态度决绝,冷不丁地朝袁佩容头上浇了一盆冷水。

自她入军以来,秦韶何曾如此苛责她?

如今,他却为了那个名声坏透了的女人责备她,实在让人咽不下这口气。

袁佩容极不甘心地看了他一眼,双手抱拳:“属下告退。”

她扔下这句话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房门,转身便走。

秦韶看着拿出来的包子,神色敛了敛,换好寝衣休息去了。

第二天天还没亮,苏雪就和婆婆起床忙活了。

等到鸡叫的时候,两笼包子已经蒸好了。

苏雪看着白白胖胖的包子笑眯眯地点点头,颇为满意地盖好笼布,和婆婆推着独轮车,把包子拉到镇上去卖。

今天刚好是赶集的日子,出来置办东西的人肯定特别多,不怕没人买。

到了镇上,苏雪帮着婆婆安顿好摊位后,揣着那锭银子进了当铺。花了不到一两纹银,将那簪子赎了回来。

赵氏拿着那枚簪子又是打量,又是擦拭,看上去宝贝得很呢。

苏雪很是得意地看着他:“您要是喜欢,日后赚了钱我再给您买支新的。”

“不用不用,娘就要这支。你有这份儿心就成,娘领你的情。”

赵氏将那簪子用布包起来,小心翼翼地搁了起来。

不远处拎着篮子挑选布匹的秦家大媳妇见了,连忙碰了碰自家男人的胳膊:“你看,那是不是你弟媳妇儿?”

秦大见了,连忙抬头看了一眼,赫然瞧见弟妹赵氏正跟她那懒惰儿媳妇有说有笑呢,跟前还摆了两笼包子。

“包子,热腾腾的包子嘞。各位有缘人瞧一瞧看一看勒,不要吃不要钱。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