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现言  >  隐心蜜爱:陆少的心尖宠  >  第5章 洁身自好

第5章 洁身自好

2536 2019-08-14 09:38:35

二十分钟后,夜色里炫酷的火红色跑车飞驰进了碧落居的后花园。

付南城按了按昏昏沉沉的脑袋,提着药箱几乎是闭着眼睛敲开的门。

卧室门毫无预兆地打开,付南城差点敲空载进屋里。

意识被吓地清醒了不少,勉强睁开眼睛抱怨地看着靠门站立的男人。

“大半夜都不让人睡觉……”他还没抱怨完,空气中浮动的萎靡气息钻进他鼻尖惊地他浑身一个激灵,“哇塞,等等等……”

付南城还没来得及安抚自己快蹦出胸腔的小心脏,人就被蛮横拽进了房间。

他还想先问清楚状况呢,他还想知道到底是哪家的千金能得到陆总的恩泽呢!

“去看病!”

陆平琛直接把付南城拖到了床前,床上娇小玲珑的女人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撞进了付南城的眼。

“妈呀!”付南城惊呼着捂住眼睛扭过头去,这这这是真的吗?

他不近女色的二哥床上居然躺着一个女人!

竟然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女人!

“付南城。”陆平琛施加压迫的声音传来。

“诶诶诶,看看看!”

付南城挪开手去扒拉药箱,眼睛止不住往床上瞧。

天呐,他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!

不过让他一个知名心外主刀医生,被半夜使唤来当内科医生用,也太不尊重他的价值了吧!

但是谁让陆平琛是他惹不起的二哥呢,付南城敢怒不敢言,今晚他只是一个敬业的心内科医生。

看着女人失去血色的小脸,还有脖子上隐现的青紫痕迹。

啧啧啧。

“就算胃疼晕不过去,也得让你折腾成半死。”

床头的玫瑰花刺撞进了他的眼,付南城看陆平琛的脸都扭曲了。

“啧,您老居然还有这个喜好。”

那粗荆条,还带了刺,他以前认识的二哥还不够全面啊。

陆平琛视线扫了过来,付南城背后凉凉一阵阴风,立刻闭嘴不敢多说什么。

可是他好想八卦啊!

这床上的漂亮女孩子到底是谁?诶?怎么有点眼熟?他肯定见过,到底是哪家的姑娘?

付南城心里急慌慌地恨不得趴在乔柒脸上仔细研究。

陆平琛微眯起眼睛,看到付南城视线粘在乔柒脸上的样子,眸中不悦狂起。

“忙完了?”

付南城敷衍着点点头,忙完了是忙完了,他还没想起来这个女人的身份。

“忙完就滚!”

付南城:“……”

药箱和人一起被扔出了别墅,付南城晃进了车里,用完就扔,过河拆桥,他也太惨了吧……

可是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!

付南城走后,陆平琛点了一根烟在落地窗前抽完。

窗外是浓重的夜,他的眼睛也如同沉沉夜色般浓重地辨不清情绪。

转而看向昏厥中的女人,死水沉静的眸子又好像铺天盖地地翻涌着什么,可最终湮灭在灯光里。

翌日清晨,乔柒惊醒。

她看着天花板,一个扑腾坐了起来,她居然还在陆平琛床上!

和陆平琛的三个约定里,有一个就是不能在他家过夜。

完了,这下一起违反了两个约定。

乔柒一脸悲催地爬起床,失魂落魄地下楼在冰箱扒拉了点吃的。

这下她估计真的要卷铺盖滚蛋了,她居然在碧落居过夜了!

一边生无可恋地塞面包,一边给江雪晴的助理打过去电话。

小助理接通电话,惊喜问道,“乔姐,你还活着!”

乔柒:“……”

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?

不过昨晚,真的快疼死她了,低头抓了抓落在手心的阳光,还是活着的感觉好啊。

唉,她两次晕倒,都不知道以后陆平琛还会不会找她。

回忆了一下三个规矩,绝对保密不公开不随意出现,绝不在他这里过夜,绝对洁身自好。

她是陆平琛有需要了一个电话随叫随到的那种。

仔细想想跟夜店公主似乎没什么差别。

怎么忽然那么辛酸呢……

越蔓莓饼干忽然酸到了牙,一下子也酸进了心里,骨子都是酸的!

乔柒耷拉着脑袋在马路牙子上等车,小助理一到她就钻进了车厢躺尸。

不管小助理叽叽喳喳问什么都不予理会。

最近过得太乱了,她需要好好休息两天调整一下状态。

乔柒回到公寓就一头扎到了床上,顺带把小助理一脚踹去了机场。

江雪晴跟着剧组外出拍戏,一大早就走了,留下助理照看乔柒。

虽然江雪晴身边带了人,可左右信得过的只有她跟这个小助理,乔柒知道自己身体虚成了什么样,不可能跟过去,也就助理还能用得上。

……

一口气睡了一整天,第二天乔柒去了趟公司。

她来给江雪晴审一下送来的几个广告,顺带翻翻新人资料。

人红是非多,江雪晴靠这部剧跻身了一线当红花旦,火的同时,也招来了不少人眼红。

乔柒刚出电梯就被人狠狠撞了一下,手提包飞了出去,手机口红资料页摔了一地。

她波澜不惊抬起眼睛,也不急着捡,看清了撞了她还嚣张跋扈站在面前炫耀的人。

“呦,是乔柒呀,不好意思啊,我的经纪人不小心撞到了你。”

路菲菲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手机,挑衅的意味十足。

乔柒挑了挑眉,若无其事将东西捡起来重新装好。

她检查着手机屏漫不经心回应,“没关系,毕竟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。”

“你说谁是狗?”路菲菲的经纪人当即脱口质问。

乔柒收好手机,勾了个笑,“这不挺有自知之明的,都自觉对号入座了。”

“你!”经纪人脾气冲,扬巴掌就要打。

乔柒抱着胳膊冲大厅一角的摄像头扬了扬下巴,“聪明的狗,从来不会给主人惹麻烦。”

“别闹了。”路菲菲懂得孰轻孰重,冷冷瞥了乔柒一眼阻止了经纪人的动作。

正匆匆走过来的叶青柠看到乔柒瞬间想起什么,上去指着她鼻子质问,“就是你!昨晚就是你笑话我!”

“青柠,你和她……”

路菲菲去国外拍杂志封面今天刚回国,自然不在昨晚的游轮晚宴上。

叶青柠注意到路菲菲和乔柒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,难道这两个人认识?

可这个女人昨晚听到了她和父亲的对话!

叶青柠收回手,内心一阵不安,看乔柒的眼神却是带着强烈的敌意。

乔柒轻叹了一口气,幸好这里是公司大厅,人多眼杂又有摄像头,不然这一个领导千金,一个难缠的路菲菲,她不得被按在地上摩擦。

“叶小姐,您昨晚……”

乔柒只觉得好笑,路菲菲不是傻子,叶青柠的心思就差摆到脸上了,还真当没人知道?

“你住口!”

叶青柠狠狠瞪了乔柒一眼,拉着路菲菲就走,“菲菲,你离这个女人远点,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你干脆给你姐夫说一声,让她滚出华娱!”

路菲菲轻嗤一声,眼角看乔柒的余光都装满了不屑。

“让她滚,还不是我姐夫一句话的事儿。”

整个华娱,没有人敢开罪路菲菲,只因为华娱最大的boss陆平琛是程漫的未婚夫,而路菲菲是程漫的亲表妹。

乔柒忍不住笑意。

“这一口一个姐夫叫的亲啊,路小姐还真敢给自己扣高帽啊。”

“难不成医院里躺着的那位醒来了?是不是明天就要成婚了?”

“我说路小姐,这订婚和结婚还差着一个法定结婚证呢,你也该清醒清醒了,姐夫可喊早了哦~”

路菲菲冷眼看着她,“迟早的事。”

说着,她拉开叶青柠朝乔柒走来,靠在她耳边用低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。

“你是忘了自己也姓程?我姐不也是你姐姐么?程柒!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