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傻夫临门:蜜宠田园小娇妻  >  第5章 踩死你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

第5章 踩死你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

2262 2019-08-12 17:20:19

林正庭的脚步僵住了,冷汗刷的一下冒出来,打湿了后背,夜风吹过,汗湿的后背冰凉一片,仿佛有什么没温度的东西紧紧贴着他一般。

  “林郎……”

  幽幽的呼唤声更近了,仿佛就在他耳边。

  只要他一回头,就可以看到叶青衣那张勉强只能称得上清秀的黑瘦小脸。

  “林郎,你为何不看看我……我从阴差手上逃出来,就是为了见你。我舍不得你,哪怕是阴曹地府,我也想让你陪着我。”

  深情的话语,却是鬼气森森的声音。

  与此同时,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了林正庭的脖子,宛若一条毒蛇一般,缓缓地摩挲着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林正庭惨叫一声,丢开钱秀华就跑。

  跑啊跑。

  跑啊跑。

  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往前跑。

  可是……

  身后有什么东西死死地拉着他,重逾千斤,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都没能跑出半步。

  “哗……”

  恐惧之下,林正庭失禁了。

  夜风袭来,一股尿骚味在空气中弥漫。

  叶青衣差点破功,只能秉着呼吸,继续幽怨地低诉:“林郎,你为什么要跑,难道你不爱我了么……”

  哀婉的声音,伴随着冰冷的气息在林正庭耳边萦绕。

  林正庭被恐惧淹没,又被失禁的羞耻包围,他浑身止不住地抖着,彻底疯狂了。

  他狂乱地甩动着手臂,声嘶力竭地大吼:“不爱不爱,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。你也不看看你那张丑陋的脸,还有干扁的身材,哪里配得上我!我是秀才,我日后还会是举人,进士,我有远大的前途,娶你只会丢我的脸!”

  叶青衣控制着手上的架子往后退了两步,避免被疯狂的林正庭碰到。

  嘴上却继续阴森森地追问:“我配不上你,所以你就想退婚是不是?怕叶家不同意,就污蔑我跟傻子拉拉扯扯是不是?怕我跟你对质露馅,就狠心想要打死我是不是?”

  “是又怎么样,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!我是秀才,我是要科考做官的,怎么能留下污点。反正你长得丑,家又穷,名声坏不坏都嫁不出去,干脆就成全了我,也不枉费我们未婚夫妻一场!”

  林正庭狠狠地说着,反倒一步步地向着白影逼近。

  叶青衣徐徐向后退去,突然提醒道:“林郎,你裤子湿了,冷不冷?”

  林正庭的脚步一顿,羞耻心压制了疯狂,理智重新上线。

  想到刚刚情急之下说的那些话,林正庭一张还算英俊的脸都扭曲了,神情变幻不定,不敢回头去看围绕在大门口的村人。

  他们有没有听到自己刚刚的话?

  如果自己污蔑叶青衣,只为了名正言顺退婚的事情败露,再加上叶青衣一条命……

  林正庭止不住地颤抖,满头满脸的冷汗瀑布一般滑落。

  叶青衣慢悠悠地放下手里的白布,凉凉地看着林正庭:“啧,枉你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,都读到狗肚子里了。”

  “背信弃义,辱人清白,枉顾人命……”

  “林正庭,如果你爹知道你这样,怕是会气得从坟里跳出来,亲手掐死你!”

  林正庭震惊地看着叶青衣:“你、你没死?”

  叶青衣丢了个白眼:“我叶青衣俯仰无愧于天地,定然平平安安长命百岁,反倒是你,千万别走夜路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撞了鬼!”

  刻薄的话刺入林正庭耳中,刺激的林正庭又想起自己被吓得失禁的丑事,顿时怒了。“贱人,你竟然敢如此设计我,我弄死你!”

  恼火地怒骂着,林正庭扑向叶青衣,两手向着她的脖子掐去。

  叶青衣眯眸,眼底闪过一抹冷光。

  滑步,侧身,抬腿。

  “砰!”

  凶残的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林正庭腰上。

  “哎哟!”

  林正庭摔了个狗啃泥。

  叶青衣得理不饶人,冲过去,对着林正庭就是一通狂踩。

  一边踩一边骂:“混蛋,我让你污蔑我的清白,我让你拿棍子打我,我让你想要掐死我。”

  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,如果不是我爹娘这几年帮衬着你们娘俩伺候那几亩地,别说考秀才,饭你们都吃不上。”

  “你不思回报就算了,还这么设计我,我踩死你这个不仁不义的狗东西!”

  村长、叶氏族长、叶家人、看热闹的邻居:……

  所有人都震惊又无语地看着彪悍的叶青衣,心里忍不住感叹,情伤对女人的刺激实在太大了。

  钱秀华终于回过神,嗷的一声扑过来推开叶青衣,趴在林正庭身上嚎起来:“我可怜的儿啊,你怎么就这么倒霉,摊上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贱人,不知检点地跟男人拉拉扯扯就算了,还装神弄鬼的吓唬我们娘俩儿。我的儿都被吓傻了,说了那么多的胡话!”

  一边嚎,钱秀华一边捏了一下林正庭的手腕。

  娘俩这一刻分外的心有灵犀,不约而同地准备否认刚刚说过的话。

  反正人被吓傻了说胡话很正常!

  叶青衣眯眸,丝毫不准备惯着他们娘俩。

  上前一步,伸手拎住钱秀华的衣襟,叶青衣抬手,啪啪两巴掌,一左一右相当对称地扇在钱秀华脸上。

  全场震惊。

  叶青衣随手一掼,直接把钱秀华丢到林正庭身边。

  她弯腰,冷然犀利的眸子盯着两人,语气冷然不屑:“林正庭,你是不是以为你跟冯嫣然无媒苟合珠胎暗结的事情没人知道?”

  “我之前不挑破,是嫌你们太脏,怕污了我的嘴!”

  “既然你们母子俩这么不识相,那我明日就到县衙敲登闻鼓,请县老爷为我做主,把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浸猪笼!”

  她语速极快,声音又干净,林正庭母子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两人脸色瞬间大变。

  这么隐秘的事情,除了他们母子,就连那一日帮着去叶家讨公道的族人都不知道,叶青衣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。

  实际上,这件事情确实足够隐秘。

  不过,原主对林正庭情深无悔,对他的关注比常人多得多,无意中便发现了他跟冯嫣然的事情。

  这也是叶青衣肯定地对叶长富说,可以自证清白的原因。

  只不过,原主懦弱,又视林正庭为未来夫君,纠结辗转之后,竟然假装不知道这件事情,任由两家人把两个人的婚期定下来。

  她怎么也没想到,她一门心思想嫁林正庭,甚至忍辱负重。

  可是林正庭却把她视为绊脚石,为了名正言顺地攀上岳家,设了个局陷害原主,坏了原主的名声不说,还毫不留情地一棍子砸在原主身上。

  好好的一个少女,正是如花朵初绽的年龄,却被自己放在心上的人害死。

  原主懦弱,舍不得林正庭,她可不会!

  明了了前因后果,她再不能为原主、为自己洗刷污名,好好地整治混蛋渣男,那还不如一头撞死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