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傻夫临门:蜜宠田园小娇妻  >  第12章 他只是还没有长大

第12章 他只是还没有长大

2435 2019-07-23 09:51:51

另一边,叶家大房四口人已经走进了镇子。

  平安镇虽然只是个小镇,但是合阳县却是沟通南北的县城,近些年天下太平,南来北往的客商增多,连带着位于官道旁边的平安镇也发展起来,算得上是合阳县较为富庶的镇子。

  平安镇有三条街道,中间的一条是青石板铺就的宽敞大路。

  两旁皆是商铺,古香古色的木楼飞檐斜挑。

  巷子里还有许多小贩,推着木推车贩卖各种物品:包子馒头,胭脂荷包,饰品书画,水果蔬菜,吃的穿的用的都很齐全。

  叶青衣一路走过去,那股新鲜劲儿也就过了。

  古代的集市和现代也没什么区别,不过是建筑古香古色一点,论起东西的齐全丰富,比现代还是差了很多。

  也可能是因为镇子小的原因。

  不过,在她眼底平常,在别人眼里却是精彩。

  “姐,这儿可真热闹,我还是第一次来镇上呢。”七岁的叶红衣紧挨着叶青衣,一路上东瞅西望,惊奇又兴奋。

  可怜的娃儿,七岁都没逛过街。

  叶青衣怜爱的摸摸她的脑袋:“以后你想来,姐还带你来。”

  等她找到了挣钱的门路,摆脱了叶家的那些极品,直接搬到镇上住都可以!

  小丫头的眼睛更亮了,依赖又信任地抱住叶青衣的手臂,小脸在她的胳膊上轻轻地蹭了几下。

  然后,就看到了叶青衣破碎的衣摆,她嘟起嘴巴:“姐,你的衣服被那个傻子扯破了,我们还是先给你买衣服吧?”

  傻子两个字让叶青衣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  她蹙眉,声音无意识地沉下去:“红衣,他有名字!你不可以叫他傻子,那样很没礼貌!”

  叶红衣扁扁嘴,似乎是想反驳。

  可是一抬眸,就对上叶青衣严肃的眼神,张张嘴,没敢说什么。

  咬着唇走了几步,心里终究是不服气,便忍不住小声地嘟囔:“可他本来就是傻子……”

  叶青衣疑惑地看着小丫头。

  这个妹妹向来胆子小,记忆里就是个总被人欺负,十足十的一个的小可怜,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激烈的讨厌一个人。

  “红衣,你为什么讨厌卫北琛?他欺负过你?”

  叶红衣嘟高了嘴:“姐姐,他没有欺负过我,可他是傻子,如果你和他说话,村里人都会笑你。姐姐,我不想你被人说三道四。”

  叶青衣莞尔。

  她轻轻地揉了下小丫头头顶的发旋,声音柔和下来:“嘴长在别人身上,他们想说什么我们都阻止不了,干脆就随他们说去呗,反正……我们又不会少块肉。”

  小丫头依然满脸不高兴:“可是,他们说的好难听……”

  叶青衣好笑的捏了捏她黄皮寡肉的小脸:“你也知道难听啊,那你还叫卫北琛傻子?”

  小丫头跺脚:“那怎么能一样,他本来就是傻子啊!”

  叶青衣沉默。

  好一会儿,她轻叹了一声。

  “红衣,他和我们没什么不同,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你会伤心,你喊他傻子他也会难过。他不傻,他只是和你一样……还没长大……”

  没有长大?

  叶红衣揪着眉头满脸疑惑:“可是,他已经那么高了!”

  说着,还张开手臂比了一下,可爱的动作让叶青衣心里莫名复杂的情绪缓解了几分。

  她抬手点了点脑门,耐心和自家小妹解释:“他虽然长得很高,但是这里还没有长大,所以就像个孩子一样。”

  叶红衣哦了一声,表情却还是带着几分不甘愿。

  实在是村里那些三姑六婆的嘴太毒!

  叶青衣蹙了下眉,单膝跪在地上,握住叶红衣的肩膀,脸色沉静:“红衣,你看看我们身上穿的衣服,是不是很破?如果别人喊我们乞丐,你会开心么?”

  叶红衣扁嘴,摇头。

  “红衣,你记着,言语就是一把伤人的刀,我们会伤心,卫北琛也会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我们管不了别人,但是至少可以管住我们自己!”

  叶红衣偏着头想了一会儿,用力地点头:“姐姐,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不叫他傻子了。”

  “乖,红衣最懂事了!”

  叶青衣微笑,心情放松下来。

  小孩子成长的过程中,这样的教育是一定不可以疏忽的,不然长歪了想掰都掰不回来。

  就像二房三房的那几个惹人厌的熊孩子!

  想到那几个熊孩子,叶青衣赶紧加了几句叮嘱:“不过,与人为善是对的,但是要学会分辨别人的心思,看他们是怀着善意还是恶意。”

  “对我们好的人,我们加倍还回去,以真心对真心。欺负我们的人,却绝对不能姑息!”

  “任何时候,我们不主动欺负别人,可是也不能被别人欺负!” 

  叶红衣眨着乌黑的大眼睛,认真又急切地说道:“那……姐姐,要怎么样才能不被人欺负呢?堂哥他们就总欺负我,我不想被他们欺负。”

  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……

  叶青衣眼底闪过一抹阴霾,轻轻地抱了下叶红衣:“这个姐姐以后慢慢教你,保证让他们怎么欺负来,咱们就怎么欺负回去!”

  爹娘妹妹被叶家的人欺负惯了,一时间让他们改变,很难!

  不过,妹妹才七岁,是非观还不那么分明,性子也还在可朔期,先从改变她开始好了。

  早晚她会把家人懦弱性子掰过来!

  想着,叶青衣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抹自信的笑。

  她牵着叶红衣的手,喊住了前头的叶贵文夫妻:“爹娘,我们先去成衣铺,一人买身衣服吧。”

  苗香兰犹豫半晌点头:“青儿的衣裳破了,那就给青儿和红儿一人买身新的吧,我们就算了,家里衣服都还能穿。”

  叶青衣:……

  就知道会是这样!

  眨了眨眼睛,她一脸无辜地出言恐吓:“爹,娘,你们的衣服也是洗了又洗补了又补,万一等会儿被人不小心扯一下……衣服破了不要紧,要是露了肉,被说成伤风败俗怎么办?”

  “这,这,应该不会吧?”苗香兰被吓了一跳。

  她低头瞅瞅自个儿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,总觉得不太安全,心里慌得不得了。

  “怎么不会?”叶青衣说着,上前一步,拽着叶贵文的上衣衣摆,左右手错开随手一扯。

  没见她怎么用力,衣服就被哧拉一声撕开好大一道口子,露出叶贵文胸腹的里衣,也是缝了又补,白色的里衣,都已经穿成了黄黑色。

  叶贵文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烂衣裳,懵了。

  什么情况!

  偏偏,叶青衣一脸无辜。

  “啧,这衣服简直就跟豆腐做的一样,难怪小琛一扯就坏,爹的是这样,要不青儿再给娘试试?”

  她捏着碎布抱怨了几句,慢条斯理地跟苗香兰打起商量。

  苗香兰连连摆手:“不,不用试了,买,娘买还不成么!”这衣服虽破也不牢靠,可在家时还能穿一穿,撕碎了多可惜。

  这就对了嘛!

  旧得不去,新的怎么来?

  叶青衣总算满意了,挑了家不起眼的成衣铺走进去。

  他们身后不远处,卫北琛静静地站在那里,目光像是看着他们,又像是透过他们落到了不知何处。

  青色的衣摆被风撩起,他修长的身形仿若青松一般,沉稳凝定。

  几缕发挡住了眼眸,也挡住了他眼底幽深的光芒。

  那样的目光,真是傻子?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