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傻夫临门:蜜宠田园小娇妻  >  第2章 奶奶,腿不疼么?

第2章 奶奶,腿不疼么?

2059 2019-07-17 10:02:51

苗香兰的低三下四,换来的是老太婆更恶毒的谩骂。

  “米汤就不是米粮了么,喂了猪还能长几斤肥肉,喂给她能换来什么!做出这样的丑事,换了我早就一头撞死了,哪还有脸活着! ”

  “我们叶家好好的名声,就这么被她毁了,如果耽误了贵才和佳元读书,老大家的,我剥了你的皮做鞋垫子!”

  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,叶青衣心头火气蹭蹭地往上窜。

  她扶着墙走进厨房,冷冷地看向叶老太。

  “我叶青衣对天发誓,我没有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!奶奶如果不信我,大可把我浸猪笼,以正叶家的声名。”

  苗香兰闻言赶紧扑过来捂叶青衣的嘴。

  叶青衣别开头,眼神冷冽。

  “只是,窦娥冤死六月飞霜,我若是冤死,即便老天爷不开眼,我也必然含冤化为厉鬼,有冤伸冤,有、仇、报、仇!”

  最后四个字,叶青衣一字一顿从齿缝中咬出来。

  她浑身无力,一段话说下来有上气没下气,可那双眼却是乌凌凌的透着寒气。

  死死地盯着叶老太的模样,像是下一秒就会化为厉鬼。

  扑上去,有仇报仇。

  叶老太打了个寒颤,不由自主地避开叶青衣的盯视。

  旁边,叶家的三儿媳朱采莲一直暗搓搓地看热闹,见此情形赶紧冲上来献殷勤。

  她扶着叶老太的手臂指责苗香兰:“嫂子,青儿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,竟然这么纵着青儿顶撞娘?万一把娘的身体气坏了怎么办!”

  叶老太窝里横惯了,刚刚只是一时被吓住了,这会儿回过神,只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。

  她凶狠地瞪苗香兰:“老大家的,你怎么说!”

  苗香兰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她想为女儿说句话,可是叶老太积威太重,她不敢。

  只不过,她的沉默,看在叶老太的眼里就是反抗,是忤逆,是不孝。

  叶老太抓起灶台上的木铲就往苗香兰头上砸过去。

  叶青衣眼疾手快地拉开苗香兰,冷笑道:“奶奶真是好大的威风,又要饿死我,又要打死我娘,看来我得赶紧去请族长庇护,免得哪一日我跟我娘不明不白的就死了。”

  “只是不知道叶家虐待媳妇孙女的名声传出去之后,会不会影响四叔和大堂哥的前程,也不知道以后还有谁家的女儿敢嫁到这个火坑来。”

  “爷爷,你觉得呢?”

  厨房门口,叶家大家长叶长富黑着一张脸,冷冷地扫了一眼叶青衣:“你刚刚说自己冤枉,有办法自证清白么?”

  叶青衣自信地点头:“有办法!前日我不过是被林正庭的不要脸惊住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,这才被他诬陷成功。”

  顿了一下,她勾唇,语气冰凉:“既然我没被他打死,那这件事情就没完,脏水怎么泼到我头上的,我让他怎么舔回去!”

  虽然林正庭污蔑的是原主,但是此刻她就是东陵的叶青衣。

  想踩着她的名声占据道德制高点,没门!

  叶长富探究地看着叶青衣,心里疑惑,这个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大丫头,怎么昏了两天之后,胆子像是变大了呢?

  不过,她变成什么样不重要,洗刷污名最重要。

  要不然,会影响家里两个读书人的前程。

  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叶青衣苦着一张脸揉肚子,故意唉声叹气:“完了完了,肚子太饿,刚刚想到的办法都被饿得忘光了,这可怎么办呀!”

  叶长富咬牙切齿地吩咐叶老太。“一会儿给青丫头煮点粥。”

  叶老太跳脚:“死丫头做下这样的丑事,还顶撞我,不打死她就算好的,还想喝粥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叶长富恼火地瞪了一眼分不清轻重的叶老太。

  景元帝注重臣子的品德,上行下效,上至朝堂下至地方官,至少明面上都重视人品,读书做官的人更甚。

  如果叶青衣真的做下不检点的丑事,老太婆怎么磋磨她们母女都是活该。

  但是此刻,叶青衣可以自证清白,态度又强硬,若真的被她传出叶家虐待孙女虐打媳妇的名声,势必影响到叶家读书人的科考。

  想不到平时不爱言语的丫头,竟然如此犀利刁钻。

  那些话,可说是扣住了叶家的命脉,让叶长富都不得不顾忌。

  叶老太平时虽然跋扈,但是叶长富才是大家长,他真正发火的时候,叶老太也会避其锋芒。

  她恼恨地瞪了一眼叶青衣,嘴里嘀咕,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  叶青衣勾唇,笑吟吟地得寸进尺。“爷爷,我昏了好几天,水米不打牙,胃都饿坏了,糙米粥可是咽不下。”

  叶长富恼火地瞪她。

  叶青衣丝毫不惧,目光明亮地回视他。

  叶长富也感受到了大家长的威严被挑衅,不过他比叶老太沉得住气,咬牙吩咐道:“等会儿给青丫头用白米煮点粥,再蒸两个鸡蛋羹。”

  “不行!”叶老太跳脚:“家里的白米鸡蛋是给贵才和佳元留着的,他们读书费脑子。”

  大家长的威严接连被挑衅,叶长富的火气爆发了,随手抄起放在厨房窗台上的叉杆就对着叶老太丢过去。

  “砰!”

  叉杆砸在叶老太的腿上。

  疼,腿疼,脸面更疼,叶老太愣了一下之后,嗷的一声坐在地上打滚撒泼地哭起来。

  叶长富恼火地一甩手,走了。

  叶青衣看看叶老太,叹息一声,看来她的粥和鸡蛋还得一会儿才能吃上了。

  撇撇嘴,叶青衣推了下苗香兰:“娘,我好饿,把米汤端给我吧。”

  苗香兰慢吞吞地挪到灶边,见叶老太没注意,赶紧把碗递到叶青衣手里,心酸地看着刚刚爬出鬼门关的女儿喝冷米汤。

  都是她没用……

  叶老太哭了一个段落,除了朱采莲没人搭理,也没意思,便擦擦泪爬起来。 

  一起身,就见叶青衣慢悠悠喝着米汤。

  那副悠闲的模样分外刺眼,叶老太怒从心头起,抬手一巴掌拍过去。

  叶青衣早有防备,手一偏就避开了,语调凉凉。“奶奶,你刚刚被叉杆砸的那一下,不疼了么?”

  叶老太腿上仿佛又疼了起来。

  她不敢再造次,一双刻薄的眼却不甘地瞪着叶青衣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