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傻夫临门:蜜宠田园小娇妻  >  第20章 哼,气不死她们!

第20章 哼,气不死她们!

2901 2019-07-28 23:09:59

  朱彩莲眼看着叶老太的眼神都不对了,赶紧抱住她的手臂:“娘,咱们可是至亲的姑侄,我向来都是站在您这边的。惠儿就是我亲妹子,我巴不得她嫁到豪门大户去,哪会做对惠儿不利的事情!”

  叶老太的神色缓和了几分。

  朱彩莲压低了声音再接再励:“娘,你可不能被青儿那个鬼丫头挑拨了,她这是巴不得我们吵起来,忘了她手上那二十两银子!”

  对,银子!

  就算今天买了不少东西,还得剩十几两呢!

  这些银子今天必须要到手,坚决不能让大房一家败光了!

  叶青衣一直冷眼看着那对婆媳,眼见着叶老太又想起银子的事情,故意大声地叹了一下。

  “唉,奶奶,你也别为难我爹了,他倒是想要把银子给你。可是付了十几两的药钱,又买了这么多东西,我们手上总共也就只剩下几百文了。放在有钱人那里,几百文打发叫花子都不够。如果奶奶非得要,我拿给你就是了!”

  说着,叶青衣拿出装着散钱的小荷包,递到叶老太面前。

  叶老太劈手去拿。

  叶青衣手一松,荷包掉在了地上。

  叶老太根本不相信叶青衣所说的只剩下几百文,看到荷包掉了,下意识地去捡。

  弯下腰拿起荷包的时候才反应过来,自己被叶青衣耍了。

  刚刚说有钱人几百文打发叫花子都不够,转手就把荷包丢在地上,这是摆明了是把她当叫花子啊。

  叶老太一张脸差点气成了猪肝色。

 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叶青衣,动作近乎凶狠地扯开荷包。

  荷包掂着沉甸甸的,实际上只有一百多个铜板,就连碎银子都没有一角。

  叶老太又气又怒,指着叶青衣的鼻子怒吼:“那可是二十两银子,你们总共就买了这么点东西,满打满算也就几两,其他的银子哪去了?”

  叶青衣一脸无辜:“我刚刚说了,买药啦!”

  叶老太恼火地呸了一声:“什么药这么贵,竟然花出去十几两!”

  叶青衣摸着额头的伤处,唉声叹气:“我也不想花那么多银子啊,可是大夫说我的伤会留疤,得用好多药才能慢慢去除。”

  “就像奶担心的那样,我也担心银子丢了,所以干脆把后面要用的药钱一次性全给了。”

  “呶,药不就在那儿么。大夫说了,今日把银子都付了,接下来每隔三天去镇上拿一次药,不用再算账给银子,方便又安全。”

  “奶,你说大夫考虑得是不是很周到!”

  叶青衣指着桌上垒在一起的几包药,直接拿叶老太的话来堵她自己的嘴。

  想从她手里掏银子?

  门儿没有,窗缝儿也没有!

  “呸,你也不撒泡尿看看,你这张丑脸哪里值当花十几两银子!败家子,赔钱货,搅家精,我们叶家多好的日子都得被你生生的作没了!”

  叶老太气得差点儿没昏过去,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  她还想着把银子弄到手,可这败家的死丫头……

  才一天哪,就一天!

  二十两银子啊,就花得只剩几百文了!

  朱采莲盯着叶青衣看了好半天,也没瞧出这些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。可眼前这情形,不管真假,想让那丫头拿银子出来都不可能了。

  她眼珠子转了几圈,故作善解人意地道:“娘,媳妇儿觉得青衣这话、说得也算有道理。”

  “她都把银子花光了,你还帮她说话?”

  叶老太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差点儿跳起来。

  这个忤逆不孝的死丫头,满肚子的心眼儿,专门和她作对,当初咋就没一棍子敲死她!

  叶老太此刻是恨毒了叶青衣。

  可她也不想想,没有叶青衣的受伤,没有她的聪明应对,哪儿来的二十两?

  “娘,您先别气,听媳妇说完啊。”朱采莲一边替叶老太顺气儿打着眼色,一边儿好言好语地道:“既然爹说了银子归青儿管,那就让她管吧,毕竟青儿年龄也不小了,快要嫁人了,该学着管家。娘虽然是一片好心,想帮她存着,免得她乱花,可是青儿心思重,担心咱们想眛她的银子呢!”

  一番话,一边奉承叶老太,一边激叶青衣。

  叶青衣全当没听见。

  朱彩莲咬牙,话锋突地一转,又大言不惭地教训道:“青儿,你爷奶这么疼你,你们买这么多东西,也该先想着孝敬教敬你爷奶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  叶青衣撇嘴。

  说了半天,还是换汤不换药。

  叶老太打着为她好的幌子打银子的主意,见银子捞不着,朱采莲又扯起孝顺这杆大旗打她东西的主意。

  她看起来就那么柔弱好欺负?

  勾唇,叶青衣皮笑肉不笑地拒绝:“那可不行!”

  朱采莲一脸夸张的不敢置信:“青儿,你们穿好的吃好的用好的,却不想着孝敬爷奶?你爹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?你就不怕你爹娘被人戳脊梁骨?”

  “怕啊,我好怕啊!”

  叶青衣一脸我好怕的惊惧表情。

  叶老太和朱彩莲脸上露出一抹喜色:总算找到这个死丫头的弱点了!

  叶青衣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,顿了一下才一脸无辜地道:“可这些东西真的不能给爷奶啊!这是我给村长族长和乡亲们买的谢礼,一会儿就要给人家送过去的。全靠大家伙儿帮忙,才能还我的清白,洗刷我们叶家的污名。”

  “奶要是把东西拿走了,村长族长肯定抹不开面儿,可乡亲们万一问起来,我拿不出东西,大家肯定会说咱叶家人不讲信用的。”

  “这要是传去镇上学堂,让夫子和学子们知道了,肯定会说我们叶家人忘恩负义。到时候,四叔和佳元堂哥得多丢脸?”

  “奶,三婶,你们让四叔和大堂哥以后还咋在学堂里念书啊?”

  叶青衣一脸的深明大义,话里话外都是为叶家考虑。

  想抢她的东西?

  呸,她偏要让她们眼睁睁地看着她拿东西去做人情,让她们看得到吃不到,眼馋死她们!

  叶老太和朱采莲被堵得哑口无言。

  合着这死丫头把银子花光不说,连东西都不打算吐出来?

  朱彩莲眼珠子不住地转着,心里冷哼:瞧这说的,头头是道,好像拿走那些东西就罪大恶极了似的,以为这么轻松就可以打发她?

  想得美!

  朱彩莲心里嘀咕着,脸上终是做不出假惺惺的笑了:“就算金贵东西要送礼,那这些棉花和布料呢,总不成也是要拿去送人的吧?我可没听过日常来往的时候,有人送礼送棉被的!”

  啧,那声音,真是又酸又刻薄。

  叶青衣无语。

  都到这份儿上了,还盯着棉被和布料?

  这两人也真够执着的,不占点便宜会死啊!

  这自强不息的劲儿,妥妥的和小强有一拼啊。

  朱采莲见叶青衣不答话,嘴边还挂着一抹淡淡的笑,就像是挑衅,顿时一股怒火从胸口窜起来:“大哥,大嫂,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孝顺,说青儿孝顺,连新棉花和布料都舍不得给爹娘,只想着自己享福,这做派,真是让人看不出哪里孝顺了。”

  “青儿啊,三婶儿知道你刚被退婚,心里肯定不好受,可也不该耍这样的小性子。要不咱们也把村长和族长请来给评评理?看看族长村长都怎么说?”

  朱彩莲脸上露出控制不住的得意。

  叶青衣这个死丫头,拿根儿鸡毛就当令箭,揪着老爷子的话不肯交银子。

  又拿村长族长和乡亲们做文章,想要压制她们。

  呵,就她叶青衣会作妖,难道她就不会么!

  死丫头已然被退了婚,若是再传出不孝的恶名,日后肯定嫁不出去,到时候只能在村里夹起尾巴做人,一个人孤寡到死。

  她就不信死丫头会不怕!

  身为晚辈,若是不孝敬长辈,就会被村儿里人唾弃,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把人淹死,也没哪家敢聘娶被传不孝的儿媳妇儿。

  朱彩莲的话吓坏了叶贵文和苗香兰。

  叶青衣的亲事,明显是两夫妻的心病,也是软肋。

  叶贵文涩然地阻止:“娘,您别生气,布和棉花……我、我……”这就给您和爹送过去。

  他们的服软,明显取悦了叶老太和朱彩莲,两张刻薄的脸上再度浮现起得意的神色,仿佛抓到了叶青衣的把柄,马上就要把她拿捏这里手上。

  这一刻,两个人甚至觉得,自己的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。

  叶青衣看着父母,心里酸涩,却也带着几分甜。等到目光转向叶老头婆媳时,又忍不住撇嘴。

  她实在是想不通,为什么有人被打脸一次次,还能这么执着呢!

  上前一步,叶青衣强势地阻住叶贵文的话。

  然后,勾唇推门,非常客气地说道。

  “三婶,请!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