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傻夫临门:蜜宠田园小娇妻  >  第16章 卫北琛的礼物

第16章 卫北琛的礼物

2328 2019-07-25 16:35:16

二楼。

  “少陵,那个黑丫头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什么小绵羊偏要硬装大尾巴狼,我看他们点的菜里没有羊肉和狼肉啊。”

  樊远扬一脸懵逼地看着叶青衣四人走出飘香楼,疑惑地问对面的秦少陵。

  他刚刚就一直在想,可惜,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。

  秦少陵目光深沉,慢悠悠地转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,淡淡地吩咐道:“让佟掌柜去后厨问问。”

  随侍在侧的四喜得令马上下楼。

  不大会儿便回来了:“少爷,小的都问清楚了,今儿个后厨的野鸭恰好用完了,厨子给做的是家养的鸭子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

  樊远扬一口酒喷了出来,拍桌大笑:“明明就是小绵羊,偏要硬装大尾巴狼,原来竟是这么个意思。少陵,她这是在讽刺你们家酒楼,拿家鸭冒充野鸭赚昧心钱呢!”

  “不过,那丫头长得金舌头吧,家鸭和野鸭也能品得出来?啧,不都是鸭子么,我觉得吃在嘴里都是一股腥臊味儿。”

  “少陵,我说得对吧?”

  秦少陵扫了他一眼,轻嗤着嘲讽:“如你这般对吃完全没有追求的人当然品不出来,山珍海味到了你嘴里,跟吃草没什么差别!”

  嘲弄了一句之后,秦少陵没有看樊远扬青黑的脸色,淡淡地垂眸。

  他们的桌子上,同样有一份八宝鸭。

  说起来,他自小锦衣玉食,对美食的要求极高,年纪不大,却也算得上是一个嘴巴极刁的老饕。

  而且,飘香楼即便用家鸭冒充野鸭,也必然是精挑细选的。

  是以,即便是他,也不一定能品得出八宝鸭所用食材那极细微的差别。

  可是,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小镇,却出来一个舌头比他还刁钻的黑丫头,连如此细微的差别都品得清清楚楚。

  还把他的飘香楼批得一无是处。

  虽然平安镇是个偏僻的小地方,他却也下了本钱和心思,厨子也是高价聘请来的名厨。

  所以飘香楼才能一跃成为平安镇最好的酒楼,菜色也是公认的第一。

  可黑丫头说什么?

  勉强吃饱!

  看看他们一家的吃相,狼吞虎咽,活像饿死鬼投胎,那盘子吃的比洗的都干净,也不知道那么小的身板怎么吃下那么多的东西,小肚子比黄牛还能装!

  就这样,还好意思说没吃好!

  若不是他们把饭菜吃得一点儿不剩,他都想要亲口尝尝那饭菜到底是有多“难吃”!

  叶青衣可不知道她一番中肯评价竟惹来某人的不满。

  一家四口出了飘香楼,就去药铺看伤,大夫开了几副药之后,叶青衣又在叶贵文夫妻肉疼的眼神中花三两银子买了一瓶金疮药。

  一趟酒楼,一趟药铺,就去了六两银子。

  除了叶青衣依然淡定地买买买,另外三个人的脸色都发青了。

  苗香兰看了看叶贵文,见他赞同地点头,便迟疑着上前:“青儿啊,我们已经买了很多东西,再多就拿不回去了。”

  叶青衣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眼装得满满腾腾的背篓,遗憾地收手。

  一家四口取了寄放在店里的东西,准备去镇口牛车处。

  走着走着,叶青衣发现一路叽叽喳喳的叶红衣突然不说话了,心不在焉地频频回头向后看。

  叶青衣停步看去,是卖糖人的摊子。

  糖人是用化开的红糖做的。

  记得她小时候,学校门口和街上都有卖,小贩心灵手巧,一只只动物勾勒得栩栩如生,不知道勾得多少孩子摇着父母的手腕去买。

  她换牙的时候,爸妈不让她吃糖。

  那会儿,她也是这么垂涎地看着糖人的摊子。

  叶青衣眼眶有些烫。

  她仰头,用力地眨眨眼,这才垂眸看叶红衣。小丫头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渴望和垂涎,控制不住地吞着口水,却懂事地没有开口要。

  叶青衣跟父母招呼了一声,牵着叶红衣又倒了回去。

  “想吃么?”

  叶红衣赶紧摆手:“姐姐,我刚刚吃了很多肉,这会儿肚子还很饱呢,我们别买了,浪费钱。我就是看糖人漂亮,你看,有猴子,有老虎,有小鸟,还有蝴蝶……”

  数着,叶红衣的眼睛更加亮了。

  到底只是七岁的孩子,看到新奇漂亮的东西就喜欢的紧。

  叶青衣揉了揉叶红衣的头,笑眯眯地问道:“那你喜欢哪个,小鸟,还是胡蝶?”

  “蝴蝶!”

  叶红衣冲口说完,便捂住了嘴,一脸惶恐。

  她虽然年幼,自家也从来没有多余的银钱,却也知道今天姐姐花的有点多,多到奶奶知晓之后,绝对会抄起扫把打人。

  七岁的女孩,瘦小得像是四五岁的模样,浑身上下哪哪都是干巴巴的。

  捂住小脸的手更是瘦得没有半点肉,像干巴巴的枝条。

  叶青衣的心又酸又涨又疼,价都没问直接取了四串糖人儿,将蝴蝶和猴子递给了叶红衣:“这个又不占肚子,你路上慢慢吃,到家前吃完就行。”

  叶红衣的眼睛亮闪闪的,拿着糖人跟在叶青衣旁边,时不时舔一口,动作小心翼翼。

  叶青衣弯唇,手指无意识地转着手里两个糖人的签子。

  叶红衣眨眨眼:“姐姐,你怎么不吃?”

  叶青衣扫了一眼手上的糖老虎和糖小鸟,眸底荡起一抹温柔:“这是给小琛买的。”

  叶红衣扁扁嘴,终究没有说什么,只是愤愤地舔了一口手里的猴子。

  “青衣姐姐!”

  说曹操,曹操到。

  姐妹俩刚刚提起卫北琛,男人清亮好听的声音就在侧面响起,含着不容置疑的惊喜,开怀地奔了过来。

  叶青衣的眸底闪过她自己都未察觉的晶亮光芒,笑吟吟地看过去。

  卫北琛跑到姐妹俩跟前,一脸灿烂的笑容,眉飞色舞地故作神秘:“青衣姐姐,红衣妹妹,你们猜,我给你们带了什么礼物?”

  叶红衣虽然不待见卫北琛,但是听到礼物两个字,也竖起了耳朵。

  叶青衣心里已经猜到了,却故意皱着眉头,假装思索,好一会儿才迟疑着开口。

  “花?”

  卫北琛摇头。

  “点心?”

  卫北琛在摇头。

  清隽的脸上纯挚的笑容越发灿烂,带着几分小得意。 

  叶青衣皱着眉头扁着嘴,故意唉声叹气:“哎呀,猜不到,实在是太难猜了。”

  卫北琛得意地笑起来。

  “当当当当!”

  他自带背景音乐地把左手从身后拿出来,把手里红艳艳的糖葫芦递到叶红衣的面前,兴冲冲地说道:“红衣妹妹,这个糖葫芦是给你的。”

  叶红衣吞了下口水,想要,却又碍于自己对卫北琛的“讨厌”有些不好意思伸手。

  卫北琛却没有那么多的心思,直接把糖葫芦塞到了她手上。

  “当当当当!”

  卫北琛的右手又拿出来,手上同样一根红艳艳的糖葫芦。

  这一次,是递到叶青衣的面前。

  叶青衣看着糖葫芦,脑门上滑下几根黑线,好气又好笑地指了指上头缺了两颗山楂的竹签头,笑吟吟地问道。

  “小琛,为什么我的糖葫芦缺了两颗么?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